社會

無國界醫生孤軍作戰 : 5個月了 支援在哪? /場邊故事

ebola_2_20140904

「各國只想辦法阻止病毒入境,背棄了西非地區。」 在西非孤軍作戰的無國界醫生,昨日提出呼喊,求有能力應付生物災害的國家,立即派出資源和人員到西非。來自美國的Ella Watson-Stryker,身處伊波拉疫區西非塞拉里昂,是無國界醫生的健康宣傳人員。以下是她親述一個女童患者的故事,醫護人員的無助,力透紙背。

「我第一次見 Tewa是在醫療帳幕內。她與媽媽,妹妹及幾名親戚一同來到無國界醫生的伊波拉醫院。
她倦縮在膠櫈上,小腳太短沾不到地。我送給每人一點小吃,讓他們耐心等候,小女孩羞澀的向我笑笑。我們收了她入院,因為她發燒,父親又死於伊波拉。
慶幸她的驗血報告證明無染伊波拉,沖完涼笑着接受瘧疾治療。我鬆一口氣,就在趁症室跟她閒聊,她自豪的告訴我在學校學習英文。女孩與姑母及妹妹出院了。她的媽媽證實染病但很快康復,幾日後已可回家。我送兩名康復者回家時,看到 Tewa在村裡,跟我笑笑又跑去與其他孩子玩。

大部分病人死亡

可是, 一星期後,看見病人名單時我的心跳了出來,上面有她的名字,旁邊用紅筆大字寫上「再入院」。我一整天徘徊在公布測試結果的佈告板前,祈求她又大步檻過。這一次, Tewa沒有幸運之神眷顧。現在,是開展生死之戰。我嘗試壓抑不向醫護追問 Tewa的情況,只有每天向同樣在隔離房 Tewa的姑母查詢。我努力保存盼望但也知不能太樂觀。「大部分病人都會死去。」我提醒自己,嘗試在情感上保持距離。

把 Tewa姑母送回家那天,是罕有的快樂日子,我見到 Tewa的媽媽。我在村內雀躍的孩子群中搜索 Tewa的臉孔,縱使知道她不在這。『她情況如何?』 媽媽問。我就回應 『昨天她可以自己沖涼。』
翌日我再問起 Tewa時,主趁醫生搖搖頭,『不樂觀。她開始出血。』 醫生說時臉上的表情我認得,在過去5個月我看得太多。咬緊下唇緊蹙雙眼,努力不讓淚水盈眶,口裡就說 『OK』 。醫生對我說 『好抱歉』。
我們全都抱歉。

杯水車薪

對不起,我們沒有可證實安全有效的伊波拉藥物;對不起,我們沒有疫苗;對不起,我們無力阻止疫症。我們知道要做的更多,但我們沒有資源,我們沒有餘力,我們沒有人手。有時會覺得無論我們多努力也是杯水車薪,就像用噴壺去救森林大火。本土的護理員沒有適當的訓練與儀器,就要去照顧伊波拉病人,自己被感染,死亡前傳染家人。這就是活生生發生在 Tewa家的事。健康的孩子離開醫院,回到有病毒的家被傳染,全因無人去消毒。

全村淹沒

傳媒經常報道,但焦點都放在病毒會否殺死歐洲或美國人。記者前來拍攝穿上鮮黃色保護衣的醫護人員,或者曬得一身古銅色疲憊的志願工作者,然後回家寫下一個個勇敢外國人來拯救可憐非洲人的故事。泥濘的道路與致命的病毒成為記者的浪漫影象;我們每天的憤怒,我們每天的無助,卻不見影蹤。
我們追蹤患者時,看到一個又一個親友被幅射式傳染死亡,整條村就淹沒了。我們經常的對話,是如何處理一大堆無人殮葬的屍體,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我們隔離患病父母或孩子。我們聆聽十子之母失去最後一名孩子的哭訴,然後一星期後,看到她在醫療帳幕與最小的孫子一起,我們看着他們死去。

無人再問為何沒有其他的援手,經過5個月的商討,超過已知的1,500人死亡,疫症仍在肆虐,已沒有人再問點解。他們不再問承諾的捐款為何不到位,救援人員為何不來。

她會回家 但她並不安全

像Tewa 的孩子並不罕見…今天我在帳幕第二次見到另一個女孩。明天我會在病人登記冊找她的名字,希望測試結果是陰性,我可以再一次帶她走。然而即使回家,她回去的是一條死亡的村莊。她回去的是一間沒有消毒的家。她會回家,但她並不安全。」

https://ssl.msf.hk/donate/

資料來源 / 圖:無國界醫生
http://bit.ly/1rNFraO

分類:社會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