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沒有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困惑/阿捷

圖片來自作者博客

「本土主義」的再度的興起,引發了「什麼是本土」,「什麼是香港人身份」的議題。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困惑,也不會剎有介事說自己是中國人、香港人,還是什麼中國香港人。

為什麼?因為,當我們承認自己是某一類人時,我們就無法完全擺脫其他同屬於這類人的想法而思考與行動。譬如,當你真心承認自己是學生,你就會難以避免地去 想:「身為『學生』,我應該怎樣做?」又譬如,假如你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你的思維就難免受到「我是中國人,所以應該怎樣怎樣」的限制,這就是有些本土派所 說的「大中華毒害」的來源。

但假如我們承認自己是香港人呢?其實情況一樣不變,我們很難不受到「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限制去思考與行動。說穿了,身份認同並不是一種實然的判斷,它的本質是一種歸屬感、自我標誌與想像。 這想像(雖非必然地)往往會指引著自己如何去行動。

但在思考政治與倫理議題裡,我根本不需要這身份認同的想像來指引我去行動,我只需要依據自己心目中覺得合理的價值觀與信念去行動便可。譬如我根本不需要去想 「我是香港人或 I love hk,所以我要爭取香港普選」,而是「我有普選權,而我身處在此」,就足以使我去爭取香港普選。

現在的香港談「本土身份」、「香港人身份」,為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用來聚合群眾成為命名為「香港人」、「本土人」這共同體的一員,進行政治角力,因此它屬 政治性,而非文化性的,內部實情蘊涵什麼文化根本是次要甚至無關痛癢,最重要是我們需要「香港人」這共同體去對抗敵人就好。

問題在,提倡者往往對這個「敵人」界定不清楚,繁雜而亂,到底是中共、特區、普遍大陸人、自由行、新移民、中國資本的進入、香港地產霸權,還是上述的全部? 完整的「本土」理論遲遲無法建立,就是因為弄不清楚這個問題,而不是因為我們無法界定清楚什麼是本土文化。現在大家只能做的,就只是叫著「香港人」這身份進行政治動員。

不過,以身份認同作為政治行動的呼召,很容易帶來危險。因為我們有時會被它主導正義與倫理思考,會引導自己接受一些錯誤但其他共同體成員都分享著的想法。所以,我從不理會身份認同的問題,因為它對我來說是百害而無一利。為什麼我們需要用某個身份認同(標誌)去限制自己?

也許有人會說,這種想法會令人很冷漠、很個人,難以團結,但我寧願大家冷靜一點去想清楚再談所謂的團結。因為,道德感召最多換來「無用」,身份認同換來的卻是「危險」。

原文刊於:《捷學的哲學》

分類:社會, 政治

5 replies »

  1. 根據其邏輯,承認自己係港人,會「令自己」歧視大陸人;承認自己係中國人,會「令自己」歧視英國人、美國人、德國人,其他國家其(嘅正字)人;承認自己係亞洲人,會「令自己」歧視非洲人、歐洲人、美洲人;承認自己係地球人,會「令自己」歧視外星人;承認自己係人類,會「令自己」歧視其他生物。所以作者不(唔正字)係人。
    「本土意識」係常識,但作者愛挑戰常識,大家不(唔正字)好受騙。

    按讚數

  2. 一個人可以在不同的場合、地方有不同的身份,甚至是雙重身份。問題是你自己點睇!香港人點解抗拒中國人的身份才是問題所在。香港人如何將香港正確的價值觀灌輸給大陸人民才是正確的對策,而不是對罵。喚醒中國人民才是香港人的挑戰。等於一個人可以有多重性格,怎樣去控制另一個自己才是正確,而不是自己去傷害自己。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