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吹捧的藝術/余愚

a06a

 

以全國人大副秘書長李飛為首的「宣旨三子」近日來港宣讀人大對於特首選舉辦法框架,左一句「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 」,右一句 「 功能组别也是直選」。吾深感港人純粹以「 鳩嗚 」形容以上發言,實在有辱中國博大精深之醬缸文化,不明其中精妙之處,本於推廣國民教育之責,為內地與香港進一步融合出一分綿力,我願伸手探缸撈一把醬垢出來,讓港人多些學習中國歷史文化。

當日宣旨最為突出的就是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他形容提名委員會提名制度 「是對世界民主發展作出的獨特貢獻 」 、「 越看越可愛 」 、「 是個好東西,是塊美玉,不要把它丟了。行政長官普選辦法設計,就是要把這塊美玉雕琢成器。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已經為此打出了大樣 (北方土話,解藍圖),只要我們在接下來的工作中,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一定能夠使這塊美玉煥發出奪目的光彩!」此言一出,直把台下两佰多名香港政府高官帶到了「如痴如醉 」 、「如夢如幻 」的新境界。張榮順的演講駢詞工整 、比喻亮麗 、立意高遠 、不失激情。 港人久居化外之地,難得有機會一睹此類一等一的吹棒高手露两手,實為大幸。我建議公務員事務局及教育局大量編印此講稿為新時代誦閱之範文,讓廣大公務員及莘莘學子認真學習。 

吹捧文化是中國源遠流長之文化特色,並無國際標準,却於當世獨樹一幟,為世界文化之奇葩 。文化之所謂文化,因有其一定的土壤 、 生活方式及習慣思維。中國两仟多年由皇朝到黨國,基本上保持着官本位的社會模式。職務帶給你的權利與方便不僅僅限制在工作崗位,此為何在內地别人總喜歡以職務相稱: 李總啊,王局什麼的。在權力過於集中而又缺乏合約精神的社會環境下,化身奴才 、用心吹捧是接近權力的一條捷徑。吹捧的唯一目標就是取悦主子,因為主子是權力的來源,理所當然一切以主子為中心,自己不可以也不能有任何主見。主子若是說些不明所以的糊塗話,你也要懂得旁徵博引,利同各種似是而非的邏緝及證據為主子英明保駕護航。主子的話是絕對真理 、完美無缺就對了。領導如果說 :「公鷄會生蛋 」,屬下們就要和應: 「我們親眼看到了 」。大躍進時中國的不少科學家便深明此道,畝產萬斤也説没問題的。 

這種風氣上行下效,不止於官場。前陣子習近平在北京街邊吃個包,竟成了「親民典範」,成了風靡內地的「慶豐包子」熱。不僅坐過的桌椅被收作「紀念文物」,幫襯的包子舖也成了旅遊熱點。還有歌手為習近平創作了歌曲《平易近人》: 「 老百姓啊都說您笑容可親,老百姓啊還説您身體力行,您曾说打鐵還需自身硬,老百姓的聲音您銘記於心。偉大的總書記敬愛的習主席,華夏兒女跟随您携手向前進,偉大的總書記敬愛的習主席,中華民族有了您一定會復興! 」怎麽樣? 大家現在是否覺得張榮順那篇講稿比較含蓄? 

吹捧有吹捧的藝術,當中的分寸配合掌握非常重要。第一,是要放下尊嚴及是非心,這樣方能吹得暢快而不臉紅。第二,吹捧一定要 「 務虚 」,意思是 「 講咗等於無講 」。「大樣 」 主子都定了, 你就不能有太多實質內容,唯恐逾越主子的本意而不自知,用多些形容詞 「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主子的 「 美玉 」 就對了。主子若指鹿為馬,你可以和應,甚至藝高膽大如張榮順者把牠說成千里馬也可以。雖然港府若再以 「並非終極方案 」作理由勸港人 「袋住先 」難度就更高了,因為 「美玉 」 在前 ,如何能捨?  當然吹得過火可不是張榮順所關心的事。 第三,切忌掏主子的光。有些香港人學藝不精,在中國醬缸文化中泡浸日子不長,馬屁往往拍偏。明明是主子先把鹿看成馬的,你却迫不急待 「搶繮 」 說是你先看到的,這個是大忌。港區人大代表王敏剛在聽到方案公佈後說道:「我係覺得相當興奮,因為我所提嘅意見好多都得到回應。我當時提到必須堅持提委會,因為候選人嘅認受性必須高,百分之五十門檻唔能夠少。」這話讓主子聽了就該賞耳光了,急着要領功,跑到主子前面去了,若用大陸官場語言就是這個人缺乏 「 政治智慧 」。

香港人啊,除了世界歷史,還有很多東西要慢慢學習的! 如果說篩選是塊美玉,那麽這吹捧的藝術就絕對是強酸及化學染色劑,這塊假玉,噢,美玉一定能在這東方之珠煥發出奪目的光彩!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