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南條先生敬奉苦茶一杯/翟宗浩

如果有一種選舉能搜羅香港之最,本人多行不義,絕對有資格榮膺「至不要臉訪問人」獎牌, 譬如那一天於東京 Mori Tower 五十三樓,目不轉睛凝視森美術館的南條史生,由於剛截獲藝術中心林淑儀電郵,公告天下,宣稱重金禮聘眼前人,擔當學院國際教育部總裁一職,造訪者不動聲色,出其不意始單刀直入,拋擲失禮質疑:「 閣下承諾出任教員,究竟僅求掛個虛號,沽名釣譽,還是誠心服務香港?」

好傢伙見慣風浪,不緩不疾回應道:「藝術組別我打滾經年,已抵運籌帷幄境界,近日反過來明白己欲達而達人道理,隨着年齡增長益發感到教育重要 …… 與 Hong Kong Art Center 商議良久,輾轉反側,最終才決定給引薦些外國熱心朋友。」

 或許資訊過度發達,更有可能藝術中心興奮太早,後遂詰問,包括課程編排、內容、評分制度、誰負責教授、焦點目標,新履任總裁始終沒法提供確鑿指引,只懇切告訴筆者:「解答前似乎需要抽空去香港一趟,跟老師和學徒們溝通,疏濬欲求,然後聯絡志願幫忙的著名藝術家,再磨合細節吧!」

 下一組議題原本圍繞巴爾塞藝術博覧會,其金身雖說商業營運,卻與本土藝壇休戚與共,結果南條氏答案頗覺中肯:「應作如是觀,假設 Art Basel 選擇另一亞洲城市,則香港連唯一發展機會也要煙消雲散!或許短期內不一定立竿見影,但國際活動總得遺留足印,於微不足道處替年輕人撒播希望種子,透過觀摩,新世代不單認識到國際準繩,更可釐清競逐標靶…… 換句話說Art Fair 勢必利多愈弊。」不知何來陰差陽錯,對話竟急轉直下,無端誤轟副車,反又一新耳目,極富參考價值:「十分羡慕香港,一經參照東京 Art Fair 簡直慘不忍睹!老實說,香港藝術正值欣欣向榮,假若真箇有心,應該是改革你們雙年展的時候,自2012年雖然易名『香港當代藝術獎』,可惜這官辦文化活動始終打不出名堂,國際上寂寂無聞,大有修繕必要!」

 話匣子一開藝評員能不順水推舟:「既然香港 Art Basel 令舉世矚目,一個高質素雙年展確乎刻不容緩,尤其今屆台灣 Biannual 已力邀 Nicolas Bourriaud 為策展人,正朝國際化進軍…… 」

 史生先生亦不甘示弱:「沒意思非議 Hong Kong Museum of Art,不過這個『香港當代藝術獎』問題根植策展方針,常言道,選擇什麼評判足以裁決產生怎麼樣的展覽…… 亞洲各國雙年展資歷雖淺,早先後攫取國際地位,當中包含上海、台北、新加坡、韓國甚至日本,香港無疑有反省必要!」

 「假使有本事敲好主題,將焦點及火力集中,藝術雙年展可塑性非常高…… 說句大白話,評審委員必須具備前瞻和胸襟,時移世易,從前怠惰,隨便選拔作品交差日子不再,安排大型展覽極花工夫,此際天賜良機,何不痛下苦功,傾力研究陳列方式,鋪排論證,考慮怎樣強化專業,促進展品互相對話;另外,公關宣傳亦屬決定性環節,苛索龐大人力物資,偶一不慎連深度評論也闕如,能自欺欺人訛稱成功嗎?置身當代,藝術孤芳自賞已不合時宜,務須廣邀國際參予,公開納賢能助小島飛越藩籬,exhibition 一旦引進一流藝術家,地方觀眾肯定大開眼界,本土 artists 因展品與外援平起平坐,地位悠然提升國際級數。」

話既至此,開門見山,打心眼對漢子萌生敬意,有識之士其實盡可悶聲發財,跟遠方來客打哈哈、遊花園,壓根兒不用推心置腹,逆耳忠言,甚至冒犯開罪香港藝術館風險,讓館方永遠勾畫不受歡迎黑名單!然則藝術入門門檻絕非閣下師承那爿學府,亦與技巧高低無直接關聯,這一切皆可循序研習,經時日累積,文化真諦源出本質,君子坦蕩,月朗風清,常抱赤子心,為藝術而藝術,一往情深,這樣才有機會成就大器,恰似南條先生不避國界嫌疑,誠懇進言,只管向着標竿直跑。

( 8月28日 信報 )

 

香港藝術中心 總幹事林淑儀香港當代藝術獎2012的宣傳文案 凝視自由 web733 189-2 Hong kong art center-sm Kayo-smHKEJ-sm

分類: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