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你罷課. 我義教. 兌承諾 /梁淑儀

各大專院校學生會的罷課行動如箭在弦,聞說這比「和平佔中」更令北京頭痛,因為年青人的無條件熱情,比諸多包袱的成年人更難對付,「六四」也是由學生運動發起的,難道在今天,北京仍可以隨便廣場熄燈然後坦克入城清場嗎?

記得兩年前的九月初,反國民教育風潮之所以席捲香港,多得一班先知先覺的「學民思潮」成員,不停打鑼打鼓吸引成年人注意,將一個本來沒有市民理會的教育議題聚焦,政府高官最初慣常地後知後覺、傲慢面對,最終學生們醞釀罷課以示決心,也激起我和部分「三十會」好友出了半版廣告以示支持,題為「反國民教育 義教挺罷課」。

廣告末句說「豁出去,是因為我們年青過,亦希望我們的孩子,將來仍有意志自由。」

當天這廣告出街後,坊間有頗大迴響,因為一向被視為溫和甚至親建制的「三十會」,原來仍有部分成員敢於對社會事件表態,敢於公開表達對政府的不滿。當時,甚至有行政會議成員問「是否真的這麼嚴重?」

雖然,後來這廣告帶來了「三十會內訌」的花邊新聞,相對於大時代的重大歷史事件,這只是一則新聞甜品,亦同時反映一個兩極化社會的雛型和縮影。

8.31_Assembly

走到兩年後的今天,相信每個家庭、辦公室、教會小組等群體,也出現過這些大大小小的「內訌」,為了不同政見而鬧得面紅耳熱,是誰把極權主義的精粹每天帶給香港人,令慣了自由平等和對民主有盼望的溫和派也感到沮喪?

是非黑白是不可能妥協的,這年再有學生發動罷課,部分好友亦繼續義不容辭,準備兌現我們的承諾,跟學生一起,向全世界清楚表達「向假普選說不」的訊息。

今年,較大部分的「三十會」理事聯署了一篇名為「沉默,就是愧對社會」文章,到最近,行會成員不必再問「是否真的這麼嚴重?」,而是在鏡頭前直接流露了最真的黑面表情、最痛的香港前景,市民看在眼內,夢醒了沒有?

歷史告訴我們,大學生的不是叫激情,而是叫良知,激情會隨年月而消逝,但良知郤伴歲月而昇華。你們願意走在前線,永遠會得到真正愛香港的人護在後方。

2 replies »

  1. 我希望參加罷課的人活用時間學習及認清甚麽是民主Vs甚麽是選舉,被選出的三方案(和怎樣被選出)Vs其他合付國際標準方案,(72萬票)支持佔中Vs支持「真普選」Vs支持公民提名Vs反中共,Occupy Movement (如Wall Street, Tahrir Square) Vs Occupy Central,代表民意Vs堅持「原則」而不理民意。如果學生們能利用這機會把民調68% 於D-Day3 15 個方案中連一個都説不出改寫成一個不漏,我200%支持!到時當罷課學生開始反問為何三個佔中6.22方案都沒正視關鍵的提名委員會問題,反問學民為何連提名委員會組成及選舉也沒有詳細建議,反問到人大決定前夕究竟泛民追求的(應該)是公民提名定合付國際標準時,當學生們開始問自己的問題而不只是叫他人的口號時,香港未來民主有救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