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地鐵宋:觀察、再用再生(上)/許瀚文

無論品牌還是站內路牌,港鐵一系列中英雙語文字設計(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Typography)自七九年通車起便世界知名。其中對明體的廣泛運用,至今也特立獨行於其他漢字使用國家。

港鐵明體的傳統

為甚麼當年的地鐵公司選用明體作為主字體呢?就這筆者曾經問過恩師、也是當年地鐵公司開創初期內部設計師之一的柯熾堅老師,他表示已不可考。但是這一決定延續至今成為一優良設計傳統,卻是值得我們去細看觀察。

與地鐵合併成港鐵前的九廣東鐵,也有使用明體的傳統。八十年代電氣化後,港鐵的站牌一律更改成「白底黑字」,字體則用上較地鐵結構方正、筆劃圓潤肥厚的明體,至今在大學站洗手間、或新界沿線部份老站的標牌可以看到。其至九十年代初風格轉向「藍底白字」、後期又聘請英國Dalton Maag公司設計無襯線西文字體(San-Serif)Casey,最終在兩鐵合併敲定下跟隨地鐵公司的設計歸為同一套品牌、路牌法則。

明體在品牌、路牌運用的好處

近年黑體大行其道,大眾追求現代與新穎感,明體古雅、有善的優點在三地一直被大眾忽略。加上長期欠缺新的明體風格和表情,又受「新細明體」、「老宋」、「匠體字」等負面印象影響下,明體的天份一直被埋沒。

事實上,明體造型出眾、筆劃的粗細與漢字造形天生便配合,粗細對比所營造出的版面表情,也比黑體有趣而吸引多。在印刷品上,明體內文字號適合內文編排,粗體則可以用在語氣強化和標題之上,營造優雅與文化氛圍。在路牌上,則觀感優雅以外,優良的明體設計既夠提供高辦認性,筆劃粗細可以抵銷路牌背光所造成的光暈錯視,要比黑體更清晰、更好辨認,更有效率。

「地鐵宋」是一個模糊概念

筆者曾有朋友慕名而來拍「地鐵宋」,但「地鐵宋」今天卻是一個模糊概念。筆者單在金鐘站走走已經拍到四套分別屬於不同字體家族(Font Family)的「宋體」。從歷史看,地鐵也從來沒有一套固定的明體在用。近期被納入「地鐵宋」範圍的,計有:

車門旁邊「請勿將手放在門邊」的儷宋體警告字句。

以儷宋體編排的致歉告示。

以儷宋體編排的致歉告示。

華康儷宋體

無論品牌還是路牌主要字體,港鐵新的印刷出品都已經轉換成「儷宋體」。「儷宋體」是柯熾堅的在八十年代末開發、全球第一套完全由PostScript技術開發而成的中文字體,港鐵現用的中字重(Medium Weight)於九十年代中期由華康推出發行。「儷宋體」的設計概念強調空間結構均稱、「行氣」強(一氣呵成感)、筆劃圓潤、像衛夫人「墜石」形容的水滴式點劃、營造出一種高度中性感覺,基本適合何用途使用。圓潤的外表恰巧可以將路牌光暈抵銷,加上造形中性,放在港鐵站牌上竟有一種剛好的感覺。

「用心擴展鐵路 建設更好香港」一段為蒙納宋體。

蒙納宋體

「蒙納宋」是最新加入「地鐵宋」陣營的明體,於八十年代初期、也是由柯老師領導香港蒙納字體公司開發。「蒙納宋」日常多見於港府公文、報紙雜誌等印刷刊物。港鐵多將「蒙納宋」用於站內樓梯貼紙、或個別維修、更新標示,與「儷宋體」混用。

「蒙納宋」的根源,來自俗稱「上海宋」、由上海字模一廠於六十年研究發的金屬活字字稿。筆劃由柯老師更改成適合香港字體規範使用的部首。最突出的,莫過於粵語俗稱「撐艇仔」的楷化「走之底」部首,乃柯老師首創。

柯熾堅老師設計、修改的金屬字牌。

柯熾堅老師設計、修改的金屬字牌。

港鐵沿線月台金屬字

港鐵沿線月台的金屬字是柯老師在地鐵公司工作時修改照相排字字體而成的作品。七十年代末電腦還未有普及,PostScript技術還未發明,當時在香港通用的照相排字字體並沒有可以放大成月台柱子上適用大小的字體可用,加上需製作香港地名用字,作為公司內設計師,柯老師便根據康熙字典筆劃標準,親手修正日語明朝體字體的筆劃,橫劃的粗細也是下苦功之處。部份字體橫劃的小三角近乎變形成圓型,是照相排字機將字體過份縮放的印記。柯老師並不滿意這作品,卻為今天香港人、遊客所津津樂道的設計。

真正地鐵宋?

觀察中,也發現「地鐵宋」有著其他變體,結構風格也與柯老師的設計不同。不知道其實際名稱下暫以數字命名之:

觀塘沿線的「地鐵宋」(一號)。可見「統」字的豎橫鉤劃、「樽」字的直鉤較圓潤有肉。

地鐵宋(一號)

「地鐵宋一號」該是最為一眾地鐵列車迷、香港人所津津樂道的設計,也是傳說中的「MTRSong」字體。鉤劃尖銳鋒利、回筆處設計誇張、爽直而具設計感,風格出眾,「地鐵宋一號」是為標題用途而生的明體。這設計至今我們還可以在觀塘線一帶月台牆身的警告字樣偶然看見。由於「地鐵宋一號」是照相排字字型,除了今天使用十分困難外、缺字也是一大問題。所以港鐵近年已取儷宋與蒙納宋方便製作,逐步廢棄「地鐵宋」一號。

筆者最喜歡為「地鐵宋」(二號),感覺很能代表香港的性格。

地鐵宋(二號)

「地鐵宋二號」是一號的變體。其特色為比一號更為剛硬、更去除無謂的修飾,也是筆者的心頭好。「二號」多見於港島線、東涌線一帶玻璃幕門頂上的路徑指示、舊英製車身內的路徑指示燈跟貼紙標記。

較有書法影響的「地鐵宋」(三號),可留意其點劃跟直鉤劃。

地鐵宋(三號)

「地鐵宋三號」筆劃圓潤、充滿書法感,無論點劃、直鉤筆劃都帶有墨水造形,與「地鐵宋一號」表情相近,卻筆劃風格完全不同。「地鐵宋三號」沒有特定出現地點,筆者至今發現多出現於垃圾桶標記、幕門前貼上地上的警告紙,用途相對較飄忽。

資料補充:明體 vs 宋體?

明體與宋體是100%相同的字體風格,只是稱呼習慣上的分別。

明體的稱呼來自日本對這一類橫細直粗、造形方正的「明朝体」稱呼。「明體」的風格來自明代「匠體字」,刻字匠們為加強製作效率,所以將橫直筆劃統一粗細,方便刻製。這無論在造形風格指事、還是歷史指事也更適合。

在中國,則自清代民間便早有約定俗成稱呼這種橫細直粗風格為「老宋」,直至六十年代大量造字,製作出宋一、宋二體標準字,便正式定名這風格為「宋體」,指事這字體的最遠來源:宋。

可是,這稱呼在邏輯概念上有謬誤。

宋代的雕板書體,無論製作方式、風格跟性質也與「宋體」迴異,要稱呼「明體」為「宋體」無疑是忽略了由宋雕板至明代「匠體」一段變化期。

(下回將於下星期刊登,原文刊於瀚文堂


 

延伸閱讀 

《由地鐵到手機 造字師作品處處可見》蘋果日報柯熾堅老師訪談

JustFont: 柯熾堅老師訪談與文章

域思瑪字體設計公司(VM Type)

分類:生活

4 replies »

  1. 筆者所稱的"一號"和"二號",是同一種字型。就文中的地鐵宋"一號""二號""三號",一、二號可說是原地鐵宋的替代品,曾幾何時是在全地鐵範圍的告示,路牌,出入口指示牌,甚至通告等出現,或者是字體大小,印刷物料、車站燈光等不同的錯覺,所以有"一號""二號"的分別,但仔細觀察下,其實是同一種字型;三號字型並不是沒有特定出現地點,反之在大約1998年機場鐵路通車前後開始大量在乘客通告、貼紙等出現,直到近年華康體的出現。可是"三號"字在本人心目中卻是設計最差的"地鐵宋體",原因是已經完全偏離地鐵導向系統的原意,這種字型在橫豎筆劃的比例相差太遠。對於熟識中文字,甚至香港地名的人不會有太大問題,但對於其他人,"三號"字的視覺感就是最差,在遠距離而言是困難的。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