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當 Stella 杯成為樂器 — Cold War Kids

cwk1

大熱暑天,在家在外也最好飲一啖冰凍啤酒。反過來,有些啤酒又只適合在雪到冰凍的情況下飲用,例如比利時 Leuven 的著名清淡系 Pale Lager 種啤酒 Stella Artois ,即是 Stella 。其實 Stella 一攤番熱少少就唔好飲,講真架,不過呢啲遲啲再講,先講音樂。

Stella 的酒杯清秀雅致,相信也是部份人到酒吧點選 Stella 的原因?其實那隻被稱為聖杯的弧型啤酒杯,在裝載啤酒以外,也有樂器的功能。美國麻省理工大學的發明師 Andy Cavatorta 就想出 Stella 杯的四種音色可能性,並以過百隻聖杯,製作了四台樂器,時為今年二月。

cwk2

The Hive 就如那座大樂器的外型:蜂巢,它具有木琴的作用;The Pyrophone 就有如同吹口哨的聲音,聲域稍高;The Star Harp 就結合機械器材演奏,豎琴外型,弦線與杯並用,而 Stella 在拉丁文的意思是 Star,星是之意;The Violina 的結構就最明顯,弦線交錯,與樂韻盤旋。

加州樂隊 Cold War Kids 受到酒商的合作邀請,看過樂器的設計後便開始作歌。〈A Million Eyes〉的窩心韻律,就從這四件樂器搭建出來。當然,在現場表演時,他們沒有邊玩邊唱,而是事先把音樂錄製好,在啤酒商網站能免費下載,在現場演出時則有保留地演出,始終那些樂器都精密難用呀。

早幾天在 One Band One Day 面書專頁分享過 Cold War Kids 即將推出新專輯的消息,可是他們給我這位酒癡的最深印像,還是這一記呢。

試聽〈A Million Eyes〉

cwk3

另看:

個人 facebook 專頁

個人網站

分類:藝術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