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14 的 「1984 」— 姚崢嶸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這幾天,眼在看其他書,心卻只想著「1984」。

繼佐治奧威爾的「戰爭就是和平」、「無知就是力量」、「自由就是奴役」後,我們見識了「中央就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功能組別就是直選」。奧威爾泉下有知,相信都會嘆句:青出於藍。

「1984」出版之年是 1949,一個不少香港人看見會倒抽一口涼氣的年份;1984,也是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之年。歷史真會和香港人開玩笑。

「1984」是描寫極權社會的經典,裡面寫的種種極權政府控制思想打壓異己手段,如竄改歷史、嚴控傳媒、秘密警察、洗腦口號等,全部取材自這方面的「老大哥」蘇共和納粹德國。難得的是,到了成書大半個世紀後的今日,香港人讀起上來,仍然可以對號入座。

舉例:何以梁振英鄭耀棠梁愛詩邵善波周融李飛等等等等,可以滿口歪理,面不改容?其實,可分幾個層次理解:

(1)上頭有命;

(2)擦鞋;

(3)混淆視聽、搏大霧。譬如周融那種「和平保普選」,對不太關心政治、知識水平較低的人,會起一些作用;

(4)宣示權威。正如博客庫斯克寫道:「(這)是擺明車馬侮辱你們香港人。現在他們連國王的新衣也懶得扮穿,直接光著身子出巡,還要你們讚國王雄姿勃發」;

(5)「1984」裡提出的「語言主宰思想」概念:透過強迫人民「相信」似是而非甚至擺明自相矛盾的說法(例如「2+2=5」),達到洗腦效果。自相矛盾概念會令人產生心理學上所謂「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而「擺平」內心的失調的方法,就是把它合理化:「這樣也是為了香港的繁榮穩定而已。」久而久之,香港果然出現了不少認為「有票投」就等於「普選」因而「點可以唔要」的人。

現時社會氣氛,非常適合重溫「1984」;未讀過的,請快手,否則再過三幾年,可能成為禁書,就要躲在廁格內看了。

【圖:http://goo.gl/vG39ZB】

分類:政治

Tagged as:

4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