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小酒吧

它是那種無論你如何勞碌,都會默默守在海邊一隅的小酒吧。

它是那種無論你如何勞碌,都會默默守在海邊一隅的小酒吧。

又看完一套電影了,沉醉在1920年代的電影世界後,我回到現實世界的冷清裡,在路上一直想剛先的劇情,奈何它要表達的訊息實在太多,一時難以總結出重點,乾脆不想。

接下來的數天,我一如以往地做訪問、寫稿……天氣愈來愈悶熱,某天下班後,時間尚早,我還未有歸家的興致,突然想起那遺忘已久的小酒吧,它是那種無論你如何勞碌,都會默默守在海邊一隅的小酒吧。小酒吧的位置很好,在山林般的都會裡,很久沒有吹拂過那夾雜著海鹽味的風,我喜歡這裡的空曠。到了小酒吧,主人大概忘了我是誰吧?始終自已有很久沒來過,誰想到他仍能喚出我的名字:「好耐無見啦,Jay 哥仔!」

「係啊!老闆,俾支 Stella 我。」

「Okay,要 order 小食送酒嗎?」

「來份 fish and chips 吧。」

小酒吧裡的對話總是很簡潔,這是我喜歡它的地方,大概老闆也不忍打破這份安靜;雖說偶爾會有人大講大笑,但這裡也有足夠的空間讓人獨酌;只可惜如此好的地方竟沒售威士忌,比起啤酒,我喜歡威士忌多了,因為威士忌每次只用一小杯就夠,而其味道總是非常細膩而準確。炸魚薯條送上桌了,我享受著那香熱的口感,粗紋薯條配上炸魚柳,呷一口凍啤酒,不知不覺坐過一個盛夏的傍晚。

轉眼 T 到了,看得出他一路上風塵僕僕,我問他要飲點什麼,「As usual。」於是我點了一大罐 Guinness 黑啤,T 是我識了半輩子的好友,大家無所不談,亦可以坐著什麼都不談,而這家小酒吧,是我們的老地方。

「聽講 H 要結婚了,佢諗清楚未架?」H 是我們之間的另一個老友記。

「嘿結婚呢家野,就是唔諗清楚先會結啦!佢住樓上,叫埋佢落黎啦。」我說。

H 為人素來快人快語,不消五分鐘便出現了,大家圍在一起傾傾男人經;由傾入邊間大學,到結交怎樣的女朋友,再找什麼樣的工作,駕哪部車,誰會想過竟然這樣快就要談婚論嫁了;H 是我一行友人中最快結婚的,聽他的婚禮安排到置業細節,不知不覺又耗了大半天。時間不早了,於是我們埋單離開,好處是老闆從來不都催人,我每次到小酒吧都會坐上一整天,而在這裡所談及的事,回想起來,都是一些人生中的大轉折。

離開了小酒吧不久,路上一點海風都沒有,天氣悶熱得很,我回頭看看那所小酒吧,老闆正專注地清理餐廳店面;令我猛然想到假若小酒吧裡的人,都在談論一些人生大事或瑣事的話,那麼它的存在,就如讓人談秘密的樹洞。

僅以此小文,獻給這間伴我長大的小酒吧。

東堤
鯉景灣太康街55號A期GA10A (Soho East)
2977 5422

分類: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