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沒關係,是愛情啊》:談何謂「正當防衛」/鍾樂偉

PG32769979_w1280_h720有追看最近SBS熱播的韓劇《沒關係,是愛情啊》的粉絲們,大概也留意到劇中一個又一個早陣子埋下的謎團伏線,也開始在劇集進入直路後陸續解開。

當中,尤其是關於男主角張載烈 (趙寅成飾) 與他哥哥張載範 (梁益俊飾) 年少時結下的仇恨,也漸露出端倪。原來二人年少那時,母親與弟弟因為經常被繼父毒打,一天弟弟忍無可忍下錯手用刀殺害了繼父並暈了過去後,當時驚慌不已的哥哥拿起了凶器,卻剛好被母親目睹這一幕,最終因此母親在作供時只能說出自己所目睹的事情而無法為他辯護,因而哥哥被誤判殺人罪成重判11年刑期,也因此結下載範對載烈恨之入骨之仇。

劇中,最近揭露了載烈在年少時經歷被父親毒打後,早已知道可以以韓國刑法下容許的「正當防衛」條例,以此來作為還擊殺害父親辯護的理據。雖然最終因為母親只目睹載範拿著刀的一幕,認定是他殺害父親的凶人而指證他,沒有使用「正當防衛」的法律保障來為他辯解,但其實使用「正當防衛」原則在韓國刑法史上,也屢見不少極具爭議的前科。

韓國刑法中的「正當防衛」
在韓國法律中,跟其他的國家類似,都有針對何謂「正當防衛」有明確的法律定義。根據韓國刑法中的第21條,有對何謂是「正當防衛」有仔細的法律定義,當中包括了3點。

第一,若該防衛行為是出於防止緊急與不公義地侵害個人與他人的法定利益,並且有一定合理理據,便不構成法律上的違法;第二,若防衛行動超出正常標準,該法律懲治可以根據當時特殊環境酌情處理;第三,若該防衛行動是於晚上或其他特殊情況下,出於恐慌、驚嚇、刺激與不清醒下使用,也不應受到法律懲處。

根據第一點的說法,當中的關鍵是「合理理據」。而「合理理據」是基於該防衛行為是否按侵害者當時對防衛者構成的威脅,以同等的力量作回應來衡量,意思即指如果侵害者已被制服後,若防衛者還對侵害者使用暴力回應,那便超越了同等的原則,也就是不能當成「正當防衛」。

也即是,當若侵害者已經不再為防衛者構成「緊急」威脅時,防衛者也不能以「報復」心態來對侵害者進行暴力行為,否則「正當防衛」也不能成立。

另外,一般來說,針對著侵害者,就算防衛者使用不對等暴力作自我防衛,防衛的原則也多會受保護,受懲處的只是根據過量的行為來作考證,但就會被定義為半防衛,將會受刑法懲治。但實際上,過份使用暴力防衛,也經常是被推翻為「正當防衛」的源由。例如向一位只是偷錢包的小偷開槍還擊,當然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被視為「正當防衛」。

但21條第3點卻也留下了一個法律空間,就是若該不對等防衛行為是在「晚間受驚嚇的環境下」發生,也可受到刑法懲治的豁免權。就是這個「在晚間」的關鍵因素,便成為不少案件的爭議點,尤其是在今天不少鬧市的夜晚時間光線也鮮會因不足下影響人的判斷力,今天這點也難以再站得住腳。

情況就如早前韓國發生過一單涉嫌強姦事件,有一天晚上一個女子深宵夜歸時,她被一名男人跟蹤,其後在她回家門口前被該名男人捉著,就在他正準備強姦之時,女子的弟弟也剛好回到家中,目睹情況下立即把該名男子捉起,把他毆打至重傷。此案件當然最終被判為「正當防衛」,但按深夜下看不清的原則,卻能夠把該男人打至重傷,當中也有一定爭議。

另一單在韓國發生的爭議「正當防衛」案件,是與一位患有精神病的學生有關。事源有一日,那位精神有問題的學生,跟一位50多歲的女性長輩朋友乘巴士。該名學生在坐下後涉嫌「撫摸」前座的的一位女生,那位老婦人目睹後便立即跟告知那位女生換其他座位,但那位男學生卻因為不滿老婦人換位置的決定,結果跟她發生了小爭執。巴士司機有見及此,便把那名男學生拉下巴士,向他揮拳,打傷了他的眼睛。事後,巴士司機的「正當防衛」申告不被接納,被判向傷者賠償100萬韓圜 (即港幣$7600左右)。

當然,判決公開後引來社會極大爭辯,有些人指出巴士司機只是在協助受害人解除即時威脅,理應屬「正當防衛」,但也不有少人認為巴士司機使用了不對等的暴力進行防衛。但無論如何,相對而言,韓國刑法針對「正當防衛」的要求,比不少西方國家標準為高。所以,按此邏輯,根據韓國刑法,《沒關係,是愛情啊》中,載烈在受毒打後殺死繼父,也不一定能夠被判定為「正當防衛」的。

「金甫垠」事件的反思
關於韓國的「正當防衛」爭議案件中,發生在1992年的「金甫垠」事件,必定是為當地討論什麼是「正當防衛」歷史上,最具爭議與影響至深的一次。當時為21歲的金甫垠,多年來被她的繼父性侵犯,直至1992年1月時,她再不能忍受下去,決定聯同她的男朋友,合謀計劃在她父親熟睡時,用刀把他刺死。結果,二人把繼父殺死後,被警方把他們入罪,法官最終以「有計劃的兇殺」為判決,因為認為二人除了以殺人來解決此問題之外,其實還有別的選擇,所以拒絕二人以「正當防衛」為理據作辯。

雖然如此,法官也把女方長期受繼父的性侵犯為參考,對二人的犯案改以輕判。金甫垠最後只被判入獄3年,並取得緩刑,無須入獄;她的男朋友則被判處5年刑罰,但同時也獲得緩刑,最終只是在監獄受刑2年多後便重獲自由。

「金甫垠」事件對當時韓國社會討論什麼是「正當防衛」帶來極大爭議。大部份輿論聲音都認為,由於她的繼父長期對她進行性侵犯,以殺人來解決問題也是逼不得已的選擇,應該把金甫垠殺繼父的行為視為「正當防衛」;但是,由於韓國最高法院到近年才在審判刑事案件改為實施陪審團制度,輿論與法官的視點可能出現差異,所以未能以輿論來判案。但一般而言,萬一牽涉到以殺人來作防衛,獲得被視為「正當防衛」的可能性,在韓國司法制度中是較困難。

因而,回到《沒關係,是愛情啊》一劇中,如果按照「金甫垠」一案的經驗,載烈在經歷多年的父親毒打後,在一次機會下按捺不住以刀殺死父親,也不能以此作為辯護理由,去申告為「正當防衛」。只是,當時殺人後的載烈忽然昏過去,身旁的哥哥拾起刀的那一幕,剛巧被回家的母親目睹了,誤以為他是殺害父親的兇手,便放棄以此理據來幫哥哥向法官求情,最終也為此令兩兄弟結下深仇大恨,成了這個劇集中主線。

延伸參考:http://bit.ly/1lAggWw / http://bit.ly/1qbYlWc

分類:社會

1 reply »

  1. 博主所舉的「金甫垠」事件跟載烈的狀況差別最大的在於「即時」,被施以暴力的當下還擊跟事後計畫復仇,是「正當防衛」與「計畫性殺人」最明顯的分界線,也是「金甫垠」事件最終判決的決定性關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