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聽中共話有普選?/假才子

中共對香港行政長官全面「落閘」,人大常委會宣布各種限制,確保選舉只會選出愛國愛黨……應該說愛國愛港人士。那些愛國愛黨……愛國愛港人士就說,變成這樣,都是香港民主派太激進,不肯聽中共話的錯,令中共不放心讓香港自己選舉。真是如此嗎?

講「聽話」,澳門人比香港人聽話得多了,他們有普選嗎?剛剛舉行的澳門行政長官選舉,依然由選委會選出特首,而且只有一人參選,所謂的投票只是做樣子。澳門立法會現時33名立法會議員中,只有14個是直選,即4成,剩下12人是間接選舉產生,還有7人是委任的。聽話、不抗爭,真的有民主有普選?

香港親中派說,民主派的主張如公民提名太激進,中央不可能放行。但事實是很多學者、溫和民主派、甚至溫和親中派都有提出過沒有公民提名,集中改革提名委員會的方案。其實,要符合雙方條件,即民主派只要求參選,而中央則不讓不屬意的人當選特首,方法多的是。例如只准有回鄉證的人參選、設機制讓中央可拒絕任命不適合者、設機制讓中央可事先表態誰人是他不會任命、設機制讓中央可見情況不妥就罷免特首職務、以泛民如果當選就通過23條作條件交換……等等,都有人提出過,但中共完全沒有表態甚至暗示支持。現在公布的方案,完全沒有溫和派的元素,總之就是強硬到底。

即使不談公民提名,都是沒用。18學者、13學者、「溫和民主派」方案、「溫和親中派」聯署、湯X驊、陳X毅、何X生、胡X清、曾X成……的意見,中共都是一點兒都沒採納。這件事告訴我們,即使是香港親中派,在中共眼中都是零,是 nothing。

有些人說,2010年時中共都有讓步啦,但我們要仔細看清楚他當時讓了幾多?加幾個議席,其實對立法會勢力分布影響不大,現時立法會仍是親中派過半,甚至離三分二只有一點兒。

但特首寶座不同。中共已經講過很多次,要確保選舉是安全,有親中派甚至明言「選舉要一早知道結果」。萬一特首被「外人」當選,中共在香港洗多少黑錢、支付親中派多少維穩費、有多少利益輸送、保誰不保誰的政治任務、不准多少民運人士異見份子來港等等,一不小心就會曝光,那當然「選舉要一早知道結果」啦。不要講特首了,連廣播處長,中共都不放心,要空降隻棋子去做了,何況是特首寶座?

今次「人大方案」的成份,如愛國愛港、提委會要有四大界別、過半數,在政界和傳媒中早已流傳。我們可以看回一年半前,共幹喬曉陽在深圳跟親中派議員會面時的講話。

喬曉陽在香港立法會議員座談會講話 (24-3-2013、中聯辦網站) http://www.locpg.hk/shouyexinwen/201303/t20130327_7135.asp

「能不能允许与中央政府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这是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症结所在。」

「不能允许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这是设计香港行政长官普选方案的一条底线。」

基本法甚麼的只是藉口,總之要確保跟中央對抗的人當不上特首。

「爱国爱港是一种正面的表述,如果从反面讲,最主要的内涵就是管理香港的人不能是与中央对抗的人,再说得直接一点,就是不能是企图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改变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井水不犯河水。」

「说爱国爱港,他们说谁不是爱国爱港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爱国爱港的。我现在的说法是不能是与中央对抗的人,这个面就很窄了。」

講白了,愛國愛港是假要求,聽中央的話才是真要求。然後,提委會的作用就是篩選。

「有人认为,广大香港居民是爱国爱港的,要相信不会选出这样的人当行政长官……即便香港有人愿意承受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的这种风险,站在国家的角度,站在维护根本宗旨的角度,站在落实“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角度,也不能承受这个风险。」

怎么判断谁是与中央对抗的人,是不是中央说了算?当然中央会有自己判断,但在普选行政长官时,首先是由提名委员会委员作出判断这些提名委员会委员都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相信他们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

整理一下。中央在香港行政長官選舉的底線,就是反抗中央的人不能當上特首。要怎麼阻止反抗中央的人當上特首?靠提名委員會將他們閘住、篩走。誰是反抗中央的人?會喊反對一黨專政、平反六四、釋放民運人士、建設民主中國之類口號的人。喬曉陽還講:

「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中明确提名委员会可参照选举委员会组成,参照什么,主要就是参照选举委员会由四个界别组成的基本要素 」

「提名委员会实际上是一个机构,由它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是一种机构提名……因为选举委员会是委员个人提名,而提名委员会是整体提名,机构提名,所以才需要“民主程序”……甚么是‘民主’?国际社会对‘民主’的共识就是‘少数服从多数’」

喬曉陽當日的說話,跟今日人大宣佈的方案,一模一樣。中共的立場,過去一年來,一步都沒退讓過。仍然是那一句,不論你是甚麼派,給的是甚麼意見,在中共眼中都是零。因為在他面前,你根本沒 bargaining power。政府是他的,議會是他的,解放軍是他的,你能做甚麼?移民掛。癱瘓中環,我在倫敦見過不知幾多次地鐵罷工癱瘓全城啦,生活還不是繼續過。

優待商界還是藉機接管商界?

解決完民主派後,那些不一定聽話的香港商界人士,勢將成為中共下一個清洗對象。這不是危言聳聽,逐步接管的情況其實已經出現。金融界的議員,從本地名門出身的李國寶換成在中國銀行工作的吳亮星。體藝界議員,從又是名門出身的霍震霆,換成人大代表馬逢國。旅遊界的議員則是中旅社的姚思榮。未來中共勢將推出更多紅色背景人士,搶奪商界的議席,削弱本地商界的政治勢力,再行接管。反正這些香港商界「精英」都無政治知識,中央講甚麼就會做甚麼,中央說「欲變愛國、必先自宮」,相信他們都會自奄。

有人說,提委會維持商界議席是優秀商界。真的如此嗎?我覺得還要看將來實際操作。因為在過半要求下,商界議席的影響力可能是零。

現時提委會有四分一議席是商界議席,但當中不少是紅色資本控制,香港商界真正坐穩的議席只有五分一,泛民又有五分一,也就是說剩下五至六成的提委都是中共掌握的。中共絕對可以既篩走泛民,也篩走商界人選,讓所有候選人都是中共地下黨員。

例如上次選舉結果是這樣:
梁振英 689票 ○
唐英年 285票
何俊仁 76票

按人大方案舉行的提名可以是這樣:
梁振英 689票 ○ 
張志剛 689票 ○
邵善波 689票 ○
唐英年 285票
任志剛 285票
梁錦松 285票
何俊仁 76票
梁家傑 76票
何秀蘭 76票

均衡參與?Where?

事實上,過半要求跟均衡參與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因為過半要求是 winner-take-all,可以像上面,多數派將少數派完全排斥走,那何來均衡參與?低門檻,讓參選人只須一部份提委支持就可成為候選人,才是真正的均衡參與。所以商界有議席都可以是零參與的哦。不過,這種自奄方案,香港商界是會接受的。「有得奄,真係唔奄?」

又有人說,最後選民都是可以再投票,可以選一個沒那麼差的呀。梁振英、張志剛、邵善波,我不懂分辨哪一個沒那麼差囉。

筆者7月時有文章講過,當年納粹黨其實未夠票操縱政府,但希特拉以「民主派無能」、「要社會和諧穩定」、「集中精神搞好經濟」等口號,說服了商界、教會、鄉紳等保守勢力支持,而希特拉得到權力後,就將他們全都鏟除,由納粹黨接管。歷史總是不斷重演。對了,納粹德國都是有選舉,選民能一人投一票的,只是候選人全都是納粹黨而已。

其實商界要發揮影響力,何須專門劃個議席?我就未聽過美國有「槍械界」、「猶太界」、「華爾街界」、「IT界」、「軍火界」、「藥廠界」、「摩門教界」……議席,但他們都可以透過政治獻金操弄議員。單是2012年時麻省一個參議院議席,民主黨候選人就花了4220萬,共和黨候選人亦花了2990萬,兩人加起來花了超過7200萬爭奪一個議席,還是美金哦。香港呢?某商人花幾百萬港元就已經買起一堆民主派議員。其實民主派這麼 cheap (價錢上),商界應該高興才是。請人參加愛國遊行,每人薪金300元,還要租巴士、買道具、治裝費,假設總支出要一人400元,請一萬人就已經花了400萬元了,不如用來買起「民主派」議員吧。

分類:政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