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在開學日想起鳳凰木 —— 蕭家怡

images

明天是9月1日,除了是李飛到港「宣旨」、崔世安成功連任澳門特首的第一個工作天外,也是一年一度的開學日。雖然近日的時局讓人壓抑得透不過氣,但還是想把握這個一年一度的時間,和大家分享一下鳳凰木與澳門的故事。

學子的離別禮物

對在港澳生活的人而言,鳳凰木可謂絕不陌生,平日走在街頭,總有機會碰上一兩棵,尤其從5月開始,鳳凰木踏入花期,滿樹紅花,燦爛如火,加上些許綠葉點綴,足以在其他「清一色」的樹種中鶴立雞群,而除了街道兩旁,鳳凰木另一個出現的熱點,就是校園。

我的母校培正中學內,也有一棵讓紅藍兒女惦記的鳳凰木,而且我認為,它所代表的集體回憶,絕不比世遺級的行政樓、龜池、芒果樹等為少。每年5月,當鳳凰木花期開始前,畢業生也開始為自己留校的日子作最後倒數,一屆又一屆的畢業生在鳳凰木的紅花見證下,熬過畢業考,展開人生的新里程,展翅驁翔。「鳳凰花開,驪歌高唱」,鳳凰木那代表「離別」的花語,大抵也是因此而來。

然而,鳳凰木作為歷史見證的角色,不讓培正紅藍人專美,也不止是學生的事,它甚至有其歷史角色,見證葡萄牙人在澳門所留下的足跡。

 鳳凰木的前世今生

鳳凰木不是嶺南樹木,對於它的原產地,普遍認為是非洲的馬達加斯加,但亦有說是馬來西亞及新加坡一帶,但可以肯定的是,最早出現鳳凰木的中國土地,就是澳門。

據1848年清朝道光年間胡其所著《植物名實圖考》記載,1553年葡萄牙人佔領澳門時,將鳳凰木傳入中國,而最先引種的土地正是澳門的鳳凰山,故得名鳳凰木。詩人郭沫若詩中亦曾提及︰「我們是大喬木,原名攀霞拿,種在澳門鳳凰山(白鴿巢)上,故名鳳凰花。」所以,鳳凰木出現在澳門足有四百多年,由葡人以晾曬貨物為名,進駐澳門,到後來正式成為葡萄牙殖民地,這些紅花都一一見證。至於後來再在1897年傳到台灣,甚至成為台南市和汕頭市的市花,以及港澳因城市發展而令鳳凰木日漸減少,則是後話了。

明天開學之時,學子們還能看見鳳凰木上的些許紅花,它們見證過畢業生遠去,也迎來新一屆的學子,歸來遠去,人來人往之間,唯一不變的,有這棵年年開花的鳳凰木。而執筆此際,崔世安已成功連任,人大亦已「落閘」,前路必定難走,唯有借此寄望身處港澳雙城的我們,能如鳳凰木一樣,經歷火紅的洗禮後,能浴火重生,愈戰愈強。

 

 

分類:生活, 澳門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