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公民抗命必修科 — 凱柏特

book

如無意外人大常委今日將會正式為2017年特首普選落閘,公民抗命似乎已是不能迴避的選項。此際要惡補公民抗命這個課題,台灣學者陳宜中的《當代正義論辯》,是不二之選。

喜歡Michael Sandel的《Justice》,也會喜歡陳宜中這本著作,這本書不單談公民抗命,還觸及多個爭議的議題,例如禁止仇恨言論是否抵觸言論自由,性交易是否構成罪行。其中一個章節,用精簡的篇幅解釋,公民抗命理論以及現實例子,對當下香港,非常適用。

大眾對公民抗命的想像,與甘地、馬丁路德金的抗爭密不可分。這類型的抗爭,近似John Rawls在《正義論》提到的公民抗命性質,「公開、公共、非暴力、出於良知、屬於政治性的犯法行為,通常旨在改變政府的法律或政策。」John Rawls又認為,這一種在制度以外抗命行動,唯有取得社會高度社會共識的「最基本正義原則」受到侵害,才可以發動。

按Rawls的理論,社會的高度共識,是公民抗命必要條件。舉例,如果有一半香港人也認同中央對普選設限,明知是爛橙,都要食住先,佔領中環豈非沒有需要?陳宜中指出,即使是公民抗命的「祖師爺」梭羅,處身的19世紀的美國時空,支持或者反對奴隸制,都不是高度的社會共識,難道梭羅為廢奴而抗命,仍然是不正當?

作者強調,抗命運動是否正當,重點反而是抗爭的訴求本身,是否符合自由、民主的價值。

John Rawls的公民抗命理論,反覆強調「非暴力」作為抗爭的重要性,那一旦涉及暴力、衝突,是否就必然有損公民抗命的正當性?陳宜中指出,近年的公民抗命,抗爭者未必一定是打不還手,抗命運動出現零星暴力場面,相當常見,以1990年的英國反人頭稅行動為例,這場運動被視為英國近年最成功的一場公民抗命,直接將戴卓爾夫人拉下台。運動高潮發生在罷交稅運動之後,在1990年3月底,英國街頭出現20萬的群眾抗議,期間政府大舉鎮壓、驅散,少數群眾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

陳宜中指出,當年英國現衝突場面,都是可控、有限度的,往後歐洲不少國家公民抗命,性質也類似,就算有零星的暴力行為,若然大部份人仍然守住非暴力的底線,仍不足改變公民抗命的性質。

公民抗命似乎已是香港人無可避免的抗爭選擇,建制陣營、擁有公權力的高官,定必全方位打壓、抹黑,指鹿為馬的言論,顛倒黑白的說詞,將會日日上演。如何回應、如何反擊,是拉攏中間群眾的關鍵,也可能是這場仗的勝負所在,「公民抗命」這個課題,毫無疑問是新學年的必修科。

【原文刊蘋果日報 What We Are Reading 專欄

分類:生活

Tagged as: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