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背著恨的遺產,如何能嫁?—吉暝水

10485530_10152371151818138_4520585733450388686_n

恨,是一種情緒;
嫁,是一根導火線;
家族,是我們一直擺脫不了的包袱。

《恨嫁家族》這劇目讀起來,很容易讓人想入非非,勾起無限關於女性「恨嫁」情懷的想像。三小時的戲劇,沒有像《梁祝的繼承者們》的音樂糖衣,每一口 吃下去都苦中帶辛。「恨嫁」沒有預期中的「恨嫁」,空台上呈現的是一種情緒多於情節。恨和嫁大概要分別理解,兩者在大家族的帷幕下展開,引爆的思考是我們 一直迴避的「自我」。

恨,是一種情緒
大家族的悲劇,由太太不如意的婚姻開始。太太連續生了四個女兒之後,丈夫離家出走,再婚並誕下麟兒。她恨自己的肚皮不爭氣,無法面對生下來一個又一個的悲劇。為了逃避現實的壓力,她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長年裝假扮懵,生命得以殘存下來,但同時恨的種子就這樣埋下來了。

四個女兒在管家「代母式」的照料下成長,承傳了媽媽的恨,育成了四種不同面向的性格:大女兒強悍能幹、二女任性衝動、三女內向文靜、四女天真直率。恨的種子在女孩們之間萌芽,於愛情經歷裡開花,結下繼承自上一代的惡果。

嫁,是一根導火線
故事發展的主軸是大姐的婚禮,從中引伸出四姊妹愛恨恩怨的糾結關係。二妹逞強,勾引大姐的男朋友,傷害了大姐,自己卻沒得到甚麼好處。三妹一直把自己藏在 書的世界,沒想像過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險,憧憬著清新、純粹的感情。四妹看似幸福,卻是最殘酷的一位,因為她親手傷害了自己的丈夫。報復,還是自我保護,姊 妹們的情路,背負著媽媽婚姻失敗的影子。

大姐曾經遇過最愛,卻以理性把他拒絕於門外。再一次,愛情來敲她的門。他遞上一雙用他的智慧齒和她的乳齒造成的戒指求婚,而她又猶豫了。她在害怕甚麼?

家族,是我們一直擺脫不了的包袱
失敗!大姐缺乏的是信心,她不相信自己可以擁有幸福。失心瘋的媽媽,叫她無法提起勇氣面對身邊人的一切善待。她把自己當成苦行僧一樣,拒絕甜美的情感,擁 抱殘酷的命運。一如林奕華對現代女性的觀察:「現在的女性已經學懂了如何做男生,反而她們不太懂得做女生,所以她們要在男性面對表達自己是一個女生的時 候,其實是會撞棍的」,撞棍的在《恨嫁家族》裡又何止是大姐一個?四姊妹無一倖免:二妹以為取得肉體就是勝利,三妹以為出去闖就是世界,四妹以為討回奉獻 過的血就是公道……

婚禮之前,大家族發生的瑣碎事情,過往的大小情緒一瀉如注。那同父異母的小弟出現,象徵兩代人恨的癥結。他多次要求與大姐對話,但都被回絕。「當大 家顧慮面子,好多問題就無法解決。每一個人都有這種顧慮時,戴上面具的時候多,重視自我的時候多,真正情感交流卻變得很罕有」林奕華如此批評華人社會缺乏 溝通的問題。當戲劇發展到所有隱藏的情感都爆發了,小弟再要求對話兩分鐘,這次大姐終於都聽了,最後還以「弟弟」稱呼他。日常遮蔽真相的面具脫下之後,彼 此坦誠相對,有了走下去的力量。家族的包袱卸下來,大姐終於可放心,做回一個女生。

這次雖然是黃詠詩的劇本,卻多少反映林奕華對於愛情的感悟。林奕華曾經以「挫折」形容自己的愛情,多年的跌跌撞撞之後,他走出論述裡對愛情的想像, 沉澱出:「愛人還是先要認識自己」的道理。大家族的兩代女性,背著恨的原罪,情路上傷痕累累。無法直視家族關於恨的遺產,也就無力擁抱面前路過的幸福。想 要愛人,想要人愛,是恨還是嫁,最先得處理的終究是自己和自己的和解。

分類:生活, 藝術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