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展覽推介】活著無可憑證:《假如(在一起)》/吉暝水

artpost-02

假如,一百年後的人類,拾到這一份《藝報》,未知他們反應會如何?據此想像 2013 年的香港,或者他們會以為這城市,曾經如此美好地存在過。

人活著會留有甚麼憑證?生活的器具,他朝會成為文物。生活的記憶,以文字、繪畫或者其他形式紀錄,但人的參與又會改變當中幾多的原真性?記得中學時 代讀史,老師劈頭第一句就說:「哪一個史家都會有偏頗。歷史都是由人寫的,自然有立場、觀點和角度,所以從不能只看單一史料」。這句話放在今日油街這份 《藝報》,格外有一種味道。

《藝報》作為一份虛構的報紙,排版幾可亂真。內容都是戲仿的故事,從新聞、廣告到求職廣場,頁頁都「似層層」,嚴肅地搞笑。

artpost-01

頭版廣告如常賣樓,但副題卻改為自相矛盾的「低調地說奢華」,大剌剌地揭示地產商賣樓時,那些包裝美麗的謊言。另一邊廂,Sotheby’s (蘇 富比)展覽廳給改成 Sofoolbid。求職廣場最大一格,居然是馬屎埔農田請農夫,用藝術呈現那不可能的可能。財經版繼續講股,但不是恆生指數,而是 「藝實業」、「藝國際」和「藝房產」。究竟那是真的在說「藝術」,還是取其諧音的「人為偽」,實在不得而知了。港聞版的「藝校畢業前景佳/萬人排隊爭入藝 術小學」和「逆市求存/八成青年人投身藝術界」,兩大則新聞都「膠味」甚濃。惡搞作為一種創作手法,不但為博君一笑,更是帶出諧謔的反思效果。在日常的休 息室環境,置入不尋常的四疊人為新聞。諷刺的迴響多重:新聞到底有幾真?現實到底又有幾假?甚麼是真甚麼是假?我們究竟能不能分清楚。

這正好呼應著後現代理論家布希亞 (Jean Baudrillard) 關於「超真實」 (hyper-real) 和「擬像」 (Simulation) 的觀點。他指「超真實」作為人為製造(再 生產)之物或想像之物,打破真實與相似之間的界限,顛覆真實存在的根基。今日油街那些創造報紙的內容,雖然不是現狀,卻反映出創作人內心的希冀,某程度而 言那是一份比真實還是真實的存在,從而質疑新聞和客觀的定義。藝術家脫離現實,又追慕烏托邦式的行為,與「超真實」的概念相似。人們喜以布希亞的理論分析 影像入侵生活對人類心理的影響,然而這次《藝報》的實驗卻走出屏幕,直接介入知識生產的過程,挑戰掌管論述的權威。我們以為報紙,或者印刷品較網上資訊可 靠,那不過是對於權威的一種崇拜。創作人藉著《藝報》,描繪他理想的國度,重塑我城的藝術生態,證明白紙黑字也可以是偽造的。

處處荒誕,時時覺醒。人類生存的紀錄根本就是無所恃。誰掌管論述,誰就可以改變歷史。又或者當現實都不再真實,我們為剎那呼吸立下證據,到底又是甚麼?

分類:社會, 藝術, 傳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