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九十後的懷舊︰《十月初五的月光》— 蕭家怡

十月初五的月光

近來,在《蘋果日報》「濠江變奏」專題帶動下,不少人開始懷念起小城的舊事舊物,Facebook內也出現不少澳門老照片、舊報章,當中的一些舊風景、老店舖,甚至是我從未見聞。但其實,對於我這個九十後而言,「懷舊」二字,或許真的要從正在MyTV重播的《十月初五的月光》說起。

電視劇給予的身份認同

「澳門街」出現在流行文化產物,《十月初五的月光》絕非先河,但我相信,對我這輩的澳門人而言,《十月初五的月光》確實有其一定的位置。

猶記得此劇首播時,我每晚總會安坐電視機前,乖乖看完全集,那大概是一種情意結︰澳門擁有自己的電視台,但我們日常看的是無綫劇集、港產片,聽的是香港、台灣樂壇的流行曲,追的偶像也不會是澳門明星,就在這種靠著消費外地流行文化成長的背景下,《十月初五的月光》的出現可算是一個突破,因為劇中的場景不再是疏離的香港街景、地標,而是我們每天上學時會走過的路,假日親子樂時會去的噴水池、南灣湖、大三巴、黑沙海灘……那是從小開始被灌輸「大香港小澳門」思想的我第一次感受到,縱使澳門很小,但還是有值得讓人關注、欣賞的地方。

這種由電視劇而生的「澳門人」身份認同,除了來自片名的「十月初五」及與之對應的街名外,亦因為它的所提供的「公眾面譜」著實能符合當時澳門人的想象︰善良、樸素、「抵得諗」,令觀眾如我,更易代入劇中的氣氛。

「月光」何以勝「巨輪」?

誠然,《十月初五的月光》中其實有不少「穿崩位」,例如為考慮取景而經常出現「不順路」的情況,亦沒有用上澳門人對地方的慣稱(如會稱呼議事亭前地為「廣場」,而非澳門人慣用的「噴水池」),而且劇裏其實也潛藏了不少香港人對澳門的刻板想象,但我依然認為它比《巨輪》優勝,雖然兩劇情節中也有提及手信店,但和後者只有手信店相比,《十月初五的月光》中還有黑社會、疊碼仔、燉奶店、歌舞廳、浴室、賽車等,縱使是將澳門聲色犬馬的一面放大,但總比《巨輪》抽空社會現況,一味只為賣廣告為好。

八九十後的澳門一代重看《十月初五的月光》的感受很深,是因為我們曾經經歷如劇中一般美好的景況,但正當我們努力求學,打算躋身這個美好社會的同時,它也沒有停下腳步,反而比我們跑得更快、更前。所以,看《巨輪》時,我會因為它的不寫實而不屑一顧, 但看《十月初五的月光》時,卻是一絲絲的心酸︰這套劇不算完美,以卡士來算不算一線劇位,情節未見創新,又有「穿崩」和「蝦碌」位,甚至還有不少定型想象。但看著小城的劇變步伐比張智霖老化的速度來得更快時,我突然覺得這些都不再重要了,反而會感激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套劇集,在這紛亂的時勢下,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契機,重溫小城那美好、恬靜的時光。

分類:社會, 澳門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