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舞自由》:舞蹈抗命,命運自主 — 林兆彬

DDancer_poster6c

還記得早前在新聞報導上得知,有伊朗青年因為拍攝跳舞視頻上傳到互聯網而被捕,才知道原來舞蹈活動在伊朗是被禁止的,感到大為吃驚。在有強權的地方就會有抗爭,電影《舞自由》(Desert Dancer)講述的就是這樣的故事。

電影以一位年輕舞蹈者Afshin為主角,從他的角度見證伊朗極權政府如何打壓人民的自由,折射出伊朗社會的不安感。故事講述男主角Afshin與一班志同道合的大學同學組織起舞蹈團,但由於在伊朗跳舞是犯法的,因此他們只能夠在一個廢棄的工場內秘密地練習舞蹈,更接載觀眾到杳無人煙的沙漠,秘密地欣賞他們的演出。同時間,2009年伊朗總統選舉爭議的選舉結果,引起了國內的騷亂,讓參與社會運動的Afshin也被捲入其中……

我們生活在相對自由的香港,似乎無法想像在地球的另一端,為何跳舞是犯法的行為。原來在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成功推翻君主體制,建立起一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共和國。而由於當時的宗教領袖Ruhollah Khomeini認為真神阿拉創造人類並非為了享樂,所以政府便將舞蹈等娛樂行為視為粗俗、傷害純潔的表現,禁止人民公眾跳舞,更成立「道德警察」對人民進行近似文革式的監視和批鬥。

任何的身體動作也可以是「舞蹈」的一種,當一個政權可以禁止人民跳舞,其實即是禁止了任何形式的表達自由,再加上道德警察的白色恐怖,就算人民可以一人一票選總統,也不會是一個民主的社會。印度聖雄甘地曾經說過:「不公義的法律就是暴力。」不知道男主角Afshin是否曾經受到甘地的影響,但不論如何也好,Afshin與同伴的所作所為都是公民抗命的行為,而他對舞蹈的熱情,則成為了他跳舞抗命最大的推動力。跳舞抗命,象徵著伊朗人民能夠主宰自己的身體,以及自主決定自己的命運,對抗極權。

雖然Afshin為了跳舞,不惜衝破不合理的法規,但電影沒有刻意將Afshin塑造成為一名英雄,反而讓觀眾認為他是一位悲劇人物。暴政對人民帶來的創傷是永久性的,在電影的後半部分,Afshin被道德警察和政府迫害,最終要與戀人Elaheh和戰友們道別,逃到法國尋求政治庇護;舞蹈者在伊朗不斷被打壓,沒有出路,Elaheh與母親都因為所謂的「道德法規」而被迫走上吸毒的路途;被洗腦的道德警察成為了政權的維穩工具,扭曲了兄弟之間的關係。

電影裡有多場舞蹈表演的場面,就算不懂看藝術舞蹈表演,觀眾也能夠從他們感染力強的肢體動作,感受到非言語所能夠形容的訊息,震撼人心。電影成功帶觀眾走入伊朗,體會到伊朗人民對政局的不安感。香港與伊朗有一個相似的地方,就是香港的特首候選人要經過提名委員會篩選,而伊朗的總統候選人亦要經過宗教委員會篩選。

在如今的香港政治勢局下看這套電影,別有一番風味,因為香港人也正處於不安的狀態,並反思個人在香港的政改亂局下可以做甚麼。當一個政權可以限制人民參選的自由,他日同樣可以打壓其他的自由。電影彷彿在告訴香港人要反抗,當我們還有反抗的自由。電影值得香港人入場觀看,特別是對政治和社運有興趣的朋友。

分類:社會, 藝術, 政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