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探討基本法四十五條及特首選舉混合提名方案 — 黃思略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是這樣寫的: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

廣泛代表性的意思與香港的實際情況為何,影響著特首選舉的方式也間接影響著香港的前途,茲事體大,本文將首先對此進行討論,後會提出一個特首選舉方案。

首先,廣泛代表性的意義很廣,在理想模式中,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代表了全體選民的集體意志,亦代表了全體選民的個人意志;代表了社會各界人仕,亦代表了未成年的市民;代表了香港的現在,也代表了香港的未來;代表了國家、亦代表了香港;代表了個體的多重意志,亦代表了個體並未自覺的意志。

香港的實際情況又如何呢?香港的實際情況是社會各界渴求普選,每人都有幾不能被代表的聲音;實際情況是為了社會問題,諸多家庭出現糾紛;實際情況是此刻的香港甚或需要出現以政策公投為決策模式的管治方略以解決社會矛盾,亦需發展新產業。

社會要根據實際情況理解廣泛代表性,不能隨意成立一個代表性廣泛程度不足的提名委員會。否則,那將違反基本法。

第一,提委會能代表港人之集體意志相當重要,如果提委會委員之個人選擇不代表港人之集體選擇,提委會之廣泛代表性無從說起,亦不能反映香港的實際情況。要彰顯全民的集體意志,提委會可以把地區選民納入成為公民委員,因為集體意志必存於與全體選民之中而未必存於界別委員之中,與此同時,加入公民委員亦能彰顯所有選民之個人意志,而這亦比普選提名委員會更直接的代表全民。

第二,據資料顯示,香港已登記之選民約有三百五十萬,為香港約一半人口,這意味著香港有一半人口不能參與選舉。若這三百多萬未登記選民和未成年人仕不能有其代表,廣泛代表性亦無從說起。在這種情況中,只有以家庭為單位,由每家之登記選民,即家中具公民意識及已成年之成員代表其他家庭成員成為提委會中的公民委員,提委會才能稱得上有廣泛代表性。

第三,若只有公民委員,提委會沒有加入社會各界精英,亦代表不了個體的多重意志,彰顯不了廣泛代表性。例如某人希望親自提名,亦希望參選人能得到社會精英支持,四大界別委員的參與便能實踐這種想法。加之,社會各界的聲音在公民委員中亦未必能有效反映,故此,保留四大界別對體現廣泛代表性極為重要。

第四,原有之四大界別以目前的社會組成結構為依歸,基本不能代表未來社會。例如有專家預期機器人或人工智慧數位助理將在 2025 年大量取代藍領和白領工作,如此重大事件四大界別之委員便難於反映;與此同時,在世界範圍內,新產業如未來能源、納米科技、生物科技、資訊科技、人工智慧、雲端科技、資料採礦等等領域亦蓬勃發展,這些屬於香港未來產業的範疇亦難於在原有四大界別中彰顯,若不新增第五大界別創新及科技界,提委會亦不可能在目前的實際情況下達到擁有廣泛代表性的要求。同時,普羅大眾亦可能知道香港要轉型,卻對如何轉型沒有概念,亦不知道未來世界會如何發展,新增的創新及科技界委員便有效的代表了普羅大眾並未自覺的意志。

基於上述因素,以下有一個選舉方法建議(稱混合提名方案):

把全港五個分區(新界東、新界西、九龍東、九龍西和港島)定為五個組別,原四大界別(1工商金融界、2專業界、3勞工、社會服務及宗教界、4政治界)加上創新及科技界定為另外五個組別。在五個分區中,參選人需爭取於每區取得2%合資格選民支持;在五大界別中,參選人需爭取於每界別中取得八分一委員的支持。而於上述十個組別中,參選人只需合共取得六個組別(即過半數組別)的選民的支持便可成為候選人。候選人的人數不限,普選分三輪進行,第一輪所有候選人參與選舉(可有十名、二十名甚至更多候選人),任一人取得五成以上選票便勝出,如沒有人勝出便進行第二輪投票,此輪只有於第一輪中首兩名得票最多者出選,任一人取得五成以上選票便勝出,如沒有人勝出,得票最多者便需進入第三輪信任投票,候選人需要取得五成以上選票才勝出,否則重選。

把全港分為五分區而非單一選區,加上五大界別,能讓提名委員會有真正的、合乎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原則的、不能質疑的廣泛代表性。同時,參選人需在提委會十個組別中獲得六個組別支持而成為候選人(例如四個地區組別和五大界別中任兩個界別),以少數服從多數,亦合乎基本法四十五條中民主程序的要求。這既達到了普羅大眾與各界別委員均衡參與的目的,亦體現了提委會的集體意志。至於三輪選舉,候選人必須在任一輪中獲得超過五成選民支持才能成為特首,亦基本上排除了極端人物勝出的可能性,在選舉過程中,候選人亦不可能依靠攻擊對方而當選。如果候選人讓不同層面人仕不滿,各方亦可發動選民投棄權票或不信任票,只要有關候選人的選票不過半,即使進入第三輪信任投票,候選人亦可出局,需要重選,這已然難於讓一個中央政府心目中不愛國愛港之人仕出任特首,亦難於讓一個普羅大眾極為反感之人物當選。最重要的是,當選者肯定是深乎眾望之人物,未來施政將較為暢順,香港政治亦可重上正軌。

當然此選舉方法亦可隨年月改良,讓選舉方法持續乎合基本法四十五條的規定。

一九四八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宣言的第二十一條三款寫到:

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權力的基礎;這一意志應以定期的和真正的選舉予以表現,而選舉依據普遍和平等的投票權,並以不記名投票或相當的自由投票程序進行。

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的香港的宗主國,有責任提出一個乎合世界人權宣言和基本法的特首選舉方法,以對國際社會及國民作出交代。

九月十五日便是聯合國國際民主日,希望在這一日香港能對向世界宣佈將於二零一七年按照基本法進行真正的特首選舉 ,體現人民的意志。

混合提名方案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