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你是否麻木了?/ 余愚

10557175_744930442239960_4394136066392690698_n

剛進大學那一年,父親於大陸去世,我匆忙回鄉奔喪。家裡人為父親辦了一項佛教超度儀式。儀式大致上有一個像樂團指揮的帶頭和尚,領着十來二十位和尚唱經,而我和家人則在旁助禱。和尚們唱經唱了兩個鐘頭左右,我開始發覺有些不妥,怎麼和尚們的經唱得無精打采,荒腔走調,此起彼伏,毫不整齊,而且坐得歪歪斜斜,相當礙眼。要說是累了,和尚們也才剛休息了一會兒。正覺納悶,有一熟悉行情的親戚馬上趨前將一封紅包夾在了帶頭指揮和尚的經書中。帶頭和尚垂眉摸了摸紅包的厚度,臉上泛起滿意的笑容,只見他合上經書,高舉雙臂,用勁在空中揮舞了幾下,和唱的和尚們突然像吃了興奮劑,重新抖擻精神,挺直腰板,誦經之聲和諧響亮,尤如開初。這場「大龍鳯」當時我看得瞠目結舌。佛家四大皆空,而今卻如此見錢眼開,莊嚴場面,幾成馬戲表演。當時正為父過逝悲慟之際,卻又因目擊此「經書夾紅包」滑稽場景變得哭笑不得,心𥚃暗忖此等六根未淨,苛索金錢之假佛門弟子如何能為別人超度往生?最令我感到不解的是所有在場的親戚朋友均視此為理所當然,除了我,沒有一位顯露過絲毫不滿。

後來發現這種麻木其來有自,香港人接觸最多的只不過是大陸的假貨,殊不知說假話、辦假事的「大龍鳳」在大陸社會無日無之,在政界是搞形象工程,誇大GDP及政績,在學界是假的文憑、假的學歷、剽竊的論文。只要有錢,你在商界能得到假的認證及公證;在體育界中超假球賽早已引人詬病,聽說大陸馬拉松找人代跑騙取成績竟成風氣。在這種社會氣候下,人們的反應我相信起初也是會憤怒的,就好像身體受細菌感染,免疫系統會產生排斥那樣。後來這些事太多了,身體不能時時處於高戒備狀態,只好降低免疫系統的武裝防備,讓病菌在身體上滋生,進而腐爛。於是,大多數人對於不公義之事沈默了、麻木了、冷漠了。再發展下去,甚至有許多人產生了犬儒心態,不再相信這世界有美好真實之物,對其他人出於良善之心辦的「真」事,追求真善美欲對社會進行的改革訕笑譏諷。沒有事情再荒謬過最近的一則大陸新聞,一浙江婦人不相信動物園的鱷魚是真的,竟嬉笑以手探其口,結果被咬。這個瘋狂舉措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匪夷所思的,為什麼呢?因為大陸確實曾經有些動物園以狗代狼,「指鹿為馬」,甚至製作假動物來欺騙遊客。

虛偽的「反佔中」

辦假事的風氣終於也吹進了香港。「反佔中」活動本身就是一個「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假議題運動。要說是反佔中暴力,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在普選議題上提出一個民眾廣為接受的反建議方案,使提名委員會「具廣泛代表性」(基本法語),令到市民在將來特首選舉有實質選擇權,那麼佔中運動自然便失去感召力,無法啟動。可是周融之流,高舉「保普選」旗幟,卻對普選方案隻字不提。政見不同可以理解,如今卻捨本取末針對對方的爭取方式,誓要壓倒對方,卻又無政見可恃,是何邏輯?八月十七日「反佔中」遊行由周融率大聯盟領頭,聲勢可謂浩大。從前縱然是用錢買群眾,也必然遮遮掩掩,於暗中進行。如今各大傳媒不必派卧底深入調查,公然交易買遊行群眾的醜行盡見眼底。為了交數,找「古惑仔」、找「鳩嗚」遊客甚至南亞人扮演同鄉會也無所不為。這一次運動的組織者連遮羞布也不要了。種種劣行在社會上得到的回響卻不如「冰淋城下」般熱切。是習以為常了?麻木了?對政治充滿無力感了?或曰政治醜惡,泛民中人收受政治捐獻,貪圖私利,前言不對後語亦不過如是?正因人性軟弱,政客虛偽,我們才會企盼去建立向廣大市民負責的政治制度,維持完善的法治及在體制內外的監督制度,讓權力運作在陽光下進行。如今我們眼見有一群只顧自我眼前利益的投機之徒,背靠權貴,腳踏國旗,用自我閹割公民權利的方法,搶奪着魯迅先生筆下的血饅頭,而我們竟然習以為常了嗎?

文明與野蠻

於此不禁想起一年前的挫文《人性的軟弱》(詳見:http://goo.gl/Rgvgv4),如今回頭再看不竟有感世事倒退劣化之甚:「當我們捨棄「主權在民」的公民思想,習以為常地將本應作為公僕的中央政府稱呼為「阿爺」;當我們忽略了追求政治權力本身乃是個體生命的重要體現,認為「搵食」才是你最高的標準;當我們不以追求平等公民權利為己任,相信「內耗防礙整體經濟發展」而乖乖地等待既得利益者的施捨;當我們已無理性思辯能力,只懂兒地將那些為社群爭權益的人士嚴分敵我,斥責為「搞搞震」。當我們依然天真地相信某些政治人物將「民主」和「民生」這本來互為表裡的概念撕裂,說成互不相關,甚至互相抵觸的關係;當所謂「蛇齋餅粽」籠絡人心的政治手段你也覺得無傷大雅;當愛字堆的小闖將揮舞著圖騰,跳起了獵頭舞,而以上的種種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也漸漸開始有了市場、成為常態的時候,到底香港距離<蒼蠅王>的荒島還有多遠呢?」

歷史告訴我們良好的民主制度需要的是公民具備獨立的人格和警醒的態度來建立及維持的。走向文明,還是走向蠻荒,端看的還是每一個人那一顆追求真善美的方寸之心。面對黑夜,你可以選擇閉上眼睛,或如雨果所說:“The pupil dilates in darkness and in the end finds light." 顧城也有類似的一句:「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分類:社會, 政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