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紐約好人 — 王偉雄

到紐約市,這是第二次。第一次已是十二年前的事,是到美國哲學協會(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的年會面試幾份教職,那是聖誕期間,大雪紛飛,回程時上了飛機後,天氣惡劣得飛機遲遲不能起飛,在機艙裏呆坐了五個多小時;那時前景堪虞,心情不好,加上受了風寒,回家便大病一場。因此,紐約市一直給我不愉快的聯想。

是次舊地重遊,則為盛夏,天氣卻沒有預期的那麼炎熱,濕度不高,在煩囂的市中心穿梭於人群中(遊客多得嚇人),也不太覺心煩。遊覽哥倫比亞大學更是一樂也,不但因為這校園的建築有氣派,還因為我正在看胡適的《口述自傳》,讀到他寫在哥倫比亞讀博士的經歷,想到自己踏著的古老梯級很可能是胡適當年踏過的,不禁悠然神往(對,我最近成了胡適的粉絲)。

這次的紐約經驗總體來說相當不錯,一洗從前的壞印象。我們留了約三天,租住的私人套房寬敞而整潔,距離市中心不遠,有公共汽車直達。屋主非常友善和細心,一切都安排和交代得十分清楚,還相當遷就我們,只能用「好人」兩字形容。這幾天我們還遇到另一位好人,雖然幫的只是一個小忙,但在人人都行色匆匆的紐約市,已足以令我們感動。

那天我們在市中心要乘公共汽車到聯合國總部大樓,上了車後才知道這種公共汽車不收現金,要用事先買的車票。我們一臉尷尬,正要下車的時候,一位中年女士叫住了我們,說她有一張多餘的車票,應該夠付我們三人的車費;我們連聲多謝,取過車票用了。我們當然連忙將車費付給那位女士,誰知小額鈔票不夠,於是給她一張十元的鈔票;她也沒有零錢找給我們,我們說不必找了,但她堅持要找,終於問到另一位乘客和她找換。

整個過程裏這位女士的態度都和善到不得了,完全不見所謂「紐約人的冷漠」。這是位華人女士,英文有點口音,也許是台灣來的,也許是中國大陸來的,但我不必判斷;我也沒有認為她幫助我們,是因為大家都是華人。我只視她為好人、善良的人 — 善良的人,不會只是因為你的種族或膚色才幫助你吧!

原刊於魚之樂

分類:生活, 社會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