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反佔中論者的愚人船 – Charles Lai 黎雋維

10599196_1469000103351700_6201770561817998307_n

 

古希臘雅典城奉行直接民主制,即是一人一票,人數多的一方為勝,近萬名雅典公民會聚集於公民大会(Eclessia),就政治議題協商並取得共識。這和現代結合了共和政制的代議民主制是不同的。代議制之中人民選出一個代表,由這位代表於議會中代為議政和投票。古希臘直接民主制則沒有代表或代理人的成份。人人代表自己,向左走向右走,各自行各自的路。哲學家柏拉圖非常反對這種單靠數人頭來決定社會議題的方法。愚人船(Ship of Fools)的故事就是他用來表示對直接民主政制的憂慮的比喻:

一艘船正在海上航行,每一位乘客都認為自己有權去控制航行的方向,但他們對航行都一䁱不通。而船長則是一位擁有豐富航海經驗但不善說服群眾的人。航行的曰子久了,乘客開始不耐煩,奪去船長對船的控制權。爭奪權力的過程中,大家都爭吵不休。最後,奪得控制權的人往往只是叫喊得最大聲或最懂得聲稱自己有能力的乘客,上場之後也沒法把船控制妥當。船最後漫無目的地航行,而爭奪權力的過程又再開始。如是者不斷重複,乘客也忘記了目的地在哪裡,只顧控制權的爭奪,船也就成為了愚人們打鬧的場地。

愚人船所比喻的社會,正反相方互相對立而不相融。船上的乘客受小數擁有影響力的船員所擺布,盡一切辦法不斷互相爭奪對船的控制權。最後,船跟本沒有辦法正常航行,不斷交替地向相反方向游走。單靠人多而取得控制權,並不代表是正確的一方。近日反佔中論者排山倒海式的攻勢,表面上已經奪得對船的控制權。他們認為一百二十萬個簽名比支持佔中的七十萬個投票多,所以佔中者和他們的理念就不成立。然而從愚人船的故事,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推論是無聊和反智的。人數多並不代表有說服力,也不代表對錯。反佔中論者透過各種方法無所不用其技搶佔所謂’民意陣地’,試圖把另一方壓倒,這根本就是一種暴力,對解決紛爭毫無幫助,甚至可以說是添煩添亂。栢拉圖二千多年前的預測,今天在香港活現於大家眼前。如果愚人硬要堅持自己的方向,我們有時也只好當笑話一則觀看。

分類:社會, 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