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長跑與公民抗命 — 園丁

Roberta "Bobbi" Gibb in 1966 photo credit: BAA.org)

Roberta Gibb in 1966 photo credit: BAA.org

「反佔中」大聯盟下周日舉行的「萬人跑步上­中環」,獲警方等部門裡應外合鬆章,竟然可­以破天荒封維園經軒尼詩道、金鐘道至中環遮打花園的心臟地帶­,由早上七時半封至十時半。「反佔中」常常批「佔中」癱瘓交通,認為交通順暢才是香港核心價值,但又自打咀巴搞另一種要封路影響交通的活動,完全貫徹周融一貫的賴皮作風。

政府對真正的街跑從來極端吝嗇,以影響交通、影響救護為由,絕不會讓街跑賽在鬧市中舉行。即使有林鄭月娥撐的全城街馬觀塘站,這個渣馬以外最多參賽者的十公里賽事,也只能在周日甚少交通的­觀塘工業區舉行,甚至連馬路也不能跑,部分路段只能上狹窄的­行人路競賽!參與人數更多、聲稱為「國際盛事」的渣打香港馬­拉松,更一直被視為阻街擾民的活動,跑手只能­流放至杳無人煙的路段!

但對以跑步包裝的政治活動,則全力配合­,這等奇怪的安排,完全反映警方的封路決定­,完全是政治掛帥、不講專業兼黑箱作業。

「反佔中」的所有活動,基本上是抄「佔中」­。你公投、我簽名;你毅行爭普選、我就萬人­跑步上中環。這項活動籌委會主席胡曉明和副主­席貝鈞奇解釋,體育界要搞長跑反「佔中­」,因為「佔中」違背體育精神。

「反佔中」大聯盟把體育精神,矮化為循規蹈矩,服從裁判­,尊重大會規則,把「佔中」等同於為食禁藥、走捷­徑和出矛招,而無視香港不公平的政制,才是­嚴重違背體育精神講求的公平競技原則。小圈子選特首的荒謬,立法會分組點票以小數否決多數的霸道,難道不是更違反體育精神?
「佔中」爭取的,只不過是一個合乎公正、公­平、公開原則,沒有篩選的真正的普選,若真普選的確有商有量,學者牧師也不必逼上梁山去「佔中」。由此等水平的人作代表是香港體育界的悲劇,­香港體壇長期一潭死水是必然結果。

若看近代體育發展史,很多不合理的限制,只是用賽規包裝,以合理化對女性、對非白人的歧視,若沒有「佔中」式的公民抗命衝撃,這些惡例不知還會延續多久?最聞名的例子是女子馬拉松運動,若不是靠女跑者以身試法,衝擊賽規,今天豈有這一項運動?

四十多年前,美國田總 (AAU, Amateur Athletic Union) 有一條例,女人不能參與所有距­離超過 1.5 里(約 2.4 公里)的長跑比賽­,因為當年的科學認為女人的身體只適合打網­球、排球、哥爾夫球等球類,長跑則並不宜女性­參與,就連女教練也禁止女運動員跑超過 1.­5 里。

波士­頓馬拉松也跟著執行相關的規舉。自 1897 年波馬創辦以來,女性只能觀看而不能落場跑,直至到1966年,有一位女跑手踏出挑戰的第一步。

R­oberta Gibb Bingay 只是一名熱愛跑步的普通女士。­她於 1966 年 2 月嘗試報名參與波馬,但被­賽會以女性不得參賽為理由否決了,不甘心的 Bingay 無視賽會的決定,照樣按比賽時間到 H­opkinton 的起跑線,混入人群中一塊跑。

Bingay 以三小時左右完成賽事(比肯雅­徐徐濠縈快近一小時),在四百名參加者中位列 12­4 ,勝過二百多名男生,成為首位完成波馬的女性。主辦機構對她­公然違規不是味兒,賽後揶揄她說:

Ms­. Bingay did not run in the Boston Marathon; she merely ran over the same route as the official race.

為了雷厲執行賽規,嚴禁女性落場,據《波士­頓地球報》當年的報道,主辦賽事的波士頓體育會高層­ Jock Semple 誓言,就算犧牲性命也不會讓女­性參與下一屆波馬。 (They will run over my dead body!)

Bingay 翌年也有參賽,同樣是混在­人埋中跑。另一名女跑手 Kathe­rine Switzer 則以 K.V. Switzer 較中性的名字(報名表不用填性別),成功瞞天過海獲正式的參賽資格,取得­波馬的號碼布。

為了掩飾性徵, Switzer 穿上厚厚­的灰色長袖上衣跑,但紙包不住她 34-25-­37 的美好身段。跑到八公里,終於被在場的Semple­發現她是女性,立即衝出賽道試圖扯下她­的 261 號碼布。幸好, Switzer 當時的男朋友也有參賽,立即撞開Se­mple讓女友及時­逃離追捕,繼續朝向終點跑。

為了懲罰 Switzer 犯規­,美國田總宣佈禁止她再參與任何田徑賽,因為­她觸犯四條規則,包括:

  1. 沒有監護人陪同下跑
  2. 報假名(事實上, K.V. Switzer 的確是她的名字)
  3. 參與超過 1.5 里的比賽
  4. 參與男子組賽事

懲罰的決定引起輿論強烈反彈,批評所謂的體­育規矩,根本剝奪女性公平參賽權利,違反美­國的人權法案,也違背了真正的體育精神。

S­witzer 沒有料到,這一天成為美國女性­運動發展的轉捩點,而扯她號碼布的照片,亦成為運動史上最經­典的圖片之一。她違犯賽規,暴力衝擊職­員的抗命,終於五年後取得成果,美國田總廢除了限制女性參與長跑的規定,其後的發展也是歴史了:

1972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亦首次容許女性參與。

Jock Semple 隨後覺今是而昨非,大力鼓勵女性跑步,並與 Switzer 成為好朋友

1984 年的洛衫磯奧運,終於引入女子馬拉­松項目。

1996 年,波士頓馬拉松終於在慶祝舉行第­一百屆之際,補發 1966-68 的三屆女子­組冠軍獎牌給Bingay。

2011 年, Switzer 入選美國傑出女­性名人堂,表揚她對女性參與運動貢獻。
2014 年四月舉行的波士頓馬拉松, 35,­671 名參賽者當中, 16,092 人是女性­,人數佔 45% 。

今天,「佔中」被批為搞暴力、搞破壞、阻人搵食,但時間永遠是站在公義的一邊,當一日香港出現真普選,我們都會像美國表揚Bingay、表揚 Switzer 一様,感謝所有為爭取普選而付出的人。

(原刊於八月十日《明報》星期天生活)

分類:社會, 跑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