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要慶賀:淺談河原溫/查映嵐

談談昨天去世的概念藝術家河原溫(On Kawara)。

要是你知道他的大名,九成九是因為《今天》。1965年,河原自日本抵達紐約,不久開始《今天》系列,每天製作一幅只繪有當天日期的油畫,不管他在世界哪個角落都不間斷,日期格式依照藝術家當天所在地的書寫習慣,隱晦地指向藝術家的蹤跡。視覺上不能再簡單,其實每一幅都塗上四至五層顏料,要是當天不夠時間完成,他就毫不猶疑地銷毀畫作。若把4/1/1966 – 10/7/2014的《今天》一字排開,除去那些失落的日子,大概有數千至一萬幅﹣﹣天天周而復始的體力勞動,也是一種生之儀式。

看概念性的《今天》,實在難以想像他的早期作品。生於1933年的河原,成長於戰時,美軍在長崎與廣島投下原子彈的一年,他12歲。早年常繪畫監獄、傷者、孕婦、斷肢,描畫一個扭曲疼痛的世界。這些作品大部分已被他毀棄了。

後來他幾近執迷地紀錄肉身日復日的存在,是否源於刻骨的戰爭回憶?或許通過重覆的動作,每天他都得以重新感知並肯定自己的「在」,一切無恙,呼吸如常,沒有一天不值得記念。他曾造地圖,記下每天行走的路;表列每一天遇到的人;寄明信片,上面用橡皮圖章印着他當天起床的時間。

從前他每天給親友發電報說:「I am still alive – On Kawara」,有了 Twitter 後他就換了平台,格式也有所不同,最後一個的 I AM STILL ALIVE #art,發表於2014年7月10日。香港時間7月11日,他已經不在了,但看到 Twitter(@On_Kawara)帳戶上的「我還活着」,就好像他還沒離開,就好像他會一直一直活着。

圖:《讀一百萬年》(Reading One Million Years),倫敦 Trafalgar Square(2004)。藝術家請來幾組男女,讀出1969年之前和之後的一百萬個年份,由公元前998,031年開始。1969是作品初登場的年份,因此取之為分水嶺。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過,最長的一次是2002年的 Documenta 11,演出者連續朗讀一百天,只不知最後讀過多少年。

圖:《讀一百萬年》(Reading One Million Years),倫敦 Trafalgar Square(2004)。藝術家請來幾組男女,讀出1969年之前和之後的一百萬個年份,由公元前998,031年開始。1969是作品初登場的年份,因此取之為分水嶺。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過,最長的一次是2002年的 Documenta 11,演出者連續朗讀一百天,只不知最後讀過多少年。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