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走過AVA畢業展2014/查映嵐

說句老實話,本人其實向來懶於去畢業展﹣﹣並非因為覺得學生的作品不值得看,只是幾家院校的畢業展位置都稍嫌偏僻,潮濕悶熱的五六月天,不是要爬山就是要爬長樓梯,平日還要上班,少一點動力就很容易明日復明日地錯過了。

今年算是被各方討論勾起了一點興趣,終於趕在展覽結束當天去看了浸大視覺藝術院的本科畢業展。畢業生總數超過一百位,質素肯定參差,但有趣、可堪玩味的作品數來也有十數件,個人覺得算是不俗了。

當天我幾乎是一進場就遇到我最喜歡的作品。馬安兒《Just Forgot to be Together》把紀錄祖母日常生活的速寫轉移至一方方紙瓷上,形狀大小如家中瓷磚,正好對應祖母幾乎整天不離家的生活;薄瓷表面隱約浮現老人的身影與容顏,模糊如她日益消褪的記憶。旁邊的架上整齊地放着祖母的衣物、眼鏡、白花油,還有藝術家製作的小書,裡面的畫作和文字跟牆上的差不多,這樣看來速寫帶點 Kathe Kollwitz 的況味,小書卻允許觀者更親密地介入祖孫之間的連繫﹣﹣翻看之際想起家中老人,動靜何其相像,有一刻幾乎要抹眼淚。

10440899_836589863017971_7928732337390451237_n

10414611_836589819684642_3353790845944462715_n

馬安兒

同樣以親情為題的作品還有張文豪《Ellipsis》,用他和亡父的最後合照為素材,又用自己的近照合成更多合照,再轉移到圓形陶瓷板上。一列六塊橫排的陶瓷,加上原本的照片和錄像投影,展示方式驟看冷靜節制,可惜陶瓷上的照片粗糙不耐看,更可惜的是圍繞着瓷板的文字過份直白而且非常多餘(還有別字),大大削弱了作品的感染力。李曉華的《Memory Still》由祖父為她縫衣服的記憶出發,裝置包括一台舊式衣車桌,上置針和銅線,另一部分則是以銅線「縫補」了牆壁,位置在窗邊剛好有微光,觀感很好,只是我有點不明白藝術家和祖父的感情與縫牆壁的行為之間的關係。如果說縫衣是為保留舊物與記憶,那麼縫(一堵為作品特地建的)牆想保存的又是甚麼?我又忽發奇想,覺得這件作品如果安靜散落在校園的角落,說不定會更有趣。

10473183_836589923017965_2820721278753219489_n

李曉華

鄭海彤《Things Once Shared》和黃愛珊《Disclose》則傾吐另一種親密關係。鄭海彤仍是造陶,卻捉住燒窰的毀滅性來造文章,把她和前度曾經分享過的小物放在瓷盒子內一起燒(我不懂陶瓷,猜想應該是這樣製作),並一一注明那些已燃燒至無法辨認的是何物,既是銷毀也是憑弔。黃愛珊把她和戀人分手時的短訊逐字拆開,再用針串成句子,密密插在展示架上;我覺得有趣的是她把這些私密訊息公開,勾起人的偷窺欲,觀者卻必須非常集中精神方可閱讀部分的訊息內容,但終究無法串連起完整的分手故事。其實這類作品很易讓人覺得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兩件作品感覺都像是自我治療,雖談不上深刻,至少不算濫情,而且在這個階段找到藝術語言來紀錄情感經歴,也是好的。

10489777_836590019684622_7696105762588627214_n

鄭海彤

黃愛珊

黃愛珊

黃曉楓的木板組畫《本相》好像是得獎作品,談孤獨,很灰暗,其實不是我的茶,但肯定是用木板用得最好的作品,木紋與構圖相輔相成,筆觸和裝裱都很細緻﹣﹣其實應該不算是裱,但每幅都圍上了很幼細的木框,每幅畫自成一世界的感覺更強,整體看得出藝術家對物料的掌握很好。張梓軒《他/她是》應該是這一屆辨識度最高的作品,大堆頭的小幅畫作,畫電視角色,作品討喜,觀眾很自然就被吸引去玩他設計的認人遊戲,還會不自覺在腦內 load 哪個人物屬於哪個電視節目,或者因此驚覺自己受TVB荼毒之深。另一印象深刻的繪畫作品是鍾志豪《Subconscious Grey》,乍看覺得很杉本博司,果然也是畫海,放在暗房的原畫足七米長,畫面安靜而懾人。

10494615_836589756351315_4229721701404739591_n

10450969_836589783017979_2958682043894023400_n

黃曉楓

再談裝置。戴鎧瀅《Wax》顧名思義就是玩蠟,利用燈泡加熱令蠟處於將融未融、非液非固的曖昧狀態,桌上散落印在牛油紙上的「存在與時間」書頁。只是我看到的蠟幾乎是完全凝固的,不怎麼流動,熱源的溫度應可調較得更好,而且展示也不理想,因雜亂而模糊了焦點。趙靜雯《靜物》也是玩物料和媒介:模製陶瓷時要把濕泥塗抹在物件上,趙認為就像畫畫,兩個動作最終都可以通向實物的再現。她把一堆用紙黏土燒成的陶瓷生果散置於地上,有些已碎裂,相對畫布上的靜物在死亡裡存留極久(法語稱靜物為 nature morte,「死去的自然」),陶瓷之易碎或者更能忠實地重現水果短命的特質。沈詠翹《Yeast》最初令我聯想到 Eva Hesse 和 Sarah Lucas 等女性藝術家的作品,粉紅色像肉的怪異物一團一團吊在房內,有一團還留在焗爐裡,近看才知原來是加入了酵母的麵團﹣﹣此作品可作女性主義閱讀,如果焗爐象徵廚房,而廚房是圍困女性的空間,那麼這堆天一半地一半的古怪麵團可否看成是一場炸爆廚房的革命遺跡?

10468198_836590133017944_2255062747825374326_n

趙靜雯

10460451_836589969684627_1739346592848352716_n

沈詠翹

以上三件作品都聚焦於物料的質感和物理特性。另一突出的裝置是黎加行《它:在城內此年有感》,獨佔一個小房間,重現城中一景。九龍城空置街舖的店面投影接近原大,風扇吹動牆上的白紙,上面剛好覆蓋着街招的影像。房內播放的街道雜音與電風扇生出的風聲纏繞在一起,畫面和聲音配合得恰到好處,氣氛奇異,空店如鬼魂:生命消散,音容宛在,死去的店幽幽移魂至前皇家空軍基地,在變幻無定的我城中凝固不動。至於現實中的南角道一號,或者早就變樣了。

黎加行

黎加行

指涉都市文化的作品還有梁芷君《進步》,四幅書法分別是甲骨文、篆書、隷書,試圖質疑今天的簡體字、火星文等到底迎來文字的進步還是退步,最後一幅字的最後兩句解體散落至地上。但這樣的進步史觀太淺窄,見不到深入的反思,為甚麼必須把甲骨文﹣篆書﹣隷書的演變看成是進步?司徒維音《Prescription》套用了十九世紀的西方科學展示模式,其實創作取材自廣東俗語,「司徒醫生」打造了幾款 wearables,治療「硬頸」、「耳仔軟」、「手指拗出唔拗入」等症狀,玩味十足,其實暗指語言與醫療器具都是規訓的工具。個人品味問題,我特別偏愛幽默的作品,而且整個裝置的設計也很完整,加分。

10385278_836592346351056_85784844715787655_n

梁芷君

10511301_836592226351068_5763723990655032977_n

司徒維音

不覺寫了二千字,是時候停筆了。當天由低座開始,看到B、C座已經很趕,後來也發現錯過了一些作品,以上是我看過的作品中,喜歡或印象比較深刻的。最後還有一點:展覽網站和展場內讓人取閱的明信片上都只得作品的英文名稱,要查找中文名實在麻煩,明年可以改善嗎?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