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大學藝評工作坊後記

文/許棋棋

回顧今個學年,我確是在工作加入了更多藝術元素。除了在精神健康工作坊介紹繪畫治療,也想透過藝術欣賞和寫作讓同學反思生活。兩年前應朋友邀請開始寫藝評,是因為那時候覺得自己對藝術、或藝術對於社會的影響不了解,撰寫這類文章是一種挑戰。有藝評工作坊的同學問為什麼把寫的文章稱為「藝評」,好像在戴一頂高帽子。在我而言其實叫「觀後感」也分別不大,說到底寫文章都是充當藝術與觀眾的橋樑,把自己握到的藝術意識傳遞給觀眾。

這次課程有幸能邀請主場新聞藝術版編輯楊天帥作分享及指導。記得他提過「作者已死」一說,即當藝術家完成作品,他的角色也到此為止,之後觀眾理解成什麼,作品就是什麼。沒錯別人不能否定我寫的個人感受,但我認為藝評不只是主觀判斷而已,其評價標準是存在的。只是標準不只一套,大家的側重理由不同,如美感、技巧、創新性、個人風格、作品意義、道德價值等。根據不同標準,我們可對同一作品有相異的評價。

因此,他不時提醒同學寫文章時不用刻意迴避批評,這點我相當認同。假如藝評者用字過於謹慎,總是要提醒自己報喜不報憂,鼓勵多於批評,也就表示藝術界存在著無形文字獄。若有讀者不同意或看不懂,很多時候是由於跟他心中的尺度不同,而那可能正是每個人改善那把尺的機會,可惜人往往拒絕面對這回事。所以撰寫藝評時,有好的地方固然想介紹大家一起欣賞,但當一些傳統評價準則已成為意識形態時,去刺激大眾的欣賞習慣也是好事。

art expression experiment

在五節課程裡,同學有自己感受當藝術家的時間、有欣賞社區藝術及展覽導賞的機會、有討論彼此寫作練習的空間,淺嚐理論、虛心交流、接受質疑。若你問為何要把看完展覽的感受寫出來?其實寫與不寫也沒關係,因為那份感覺是屬於自己的,你有你內化的方法。但有同學也發現,原來坦白表達自己並不如想像中直接,倒是在書寫時才認真想到自己想要什麼,面對真實的自己。透過不斷發問與回答,就算你不太滿意自己的文筆,我相信每次寫作自己也在進步中,更了解自己的想法,對有關現象或事物有更深入的認識。

在蘇波榮互相為文章給予意見

在蘇波榮互相為文章給予意見

在繁重課業的一個多月間做到以上的事,少一點心機都不行。但正如同學所言,也許當生活忙得喘不過來時,找個機會以藝術作自我喘息是應該的。偶爾停下來,整理一下思緒,勿忘初衷。而很幸運在這課程中,付出和收穫是成正比的。很高興見到同學表示沒有將寫文視為負擔,反而當作一種興趣和堅持。你愈用心,感受愈多,不管是從別人身上或自己反思所得,都是自己爭取的。能參考來自不同學系的同學的角度,既難得又有啟發性。

課程其中一大內容就是去想「何謂藝術」。我們一起去過中上環畫廊,也到過活化廳和經過廣東道而至蘇波榮。一位學生如此總結感受,指前者是「如果藝術品是這樣」,而後者是「如果這樣是藝術品」,藝術品與非藝術品有時難以分辨。只要平時多留意身邊事物,也不難發掘很多美感,甚至讀出豐富的意義也說不定。就算有界線,也不見得特別重要。因為當藝術品沒有觀眾時,它只是以一件物體的形態存在。

Art Tour 2: 參觀活化廳

參觀活化廳

我看展覽,也會看藝術品周圍的環境,觀察觀眾的動靜。例如跟同學看Jennifer Steinkam的<Diaspore>時,有人指出之前未想過兩大幅動畫就是展覽的全部。電子新媒體改變了展場的佈置習慣。就算展覽廳簡陋得鋼筋畢露,最後那面影像之牆清楚就行,其他部份只是陪襯。在暗室裡,誰也看不清誰的神情,一起凝望那個視窗,心神不由自主地服從聲光的擺動韻律。這樣一來,你會發現藝術與人的互動隨著科技起了變化。

Art Tour 1: 參觀Jennifer Steinkam展覽

參觀Jennifer Steinkam展覽

常言藝術與生活息息相關,甚至藝術是生活,生活是藝術。在我看來,藝術可以有社會與政治的觀點投射,但藝術絕不是政治。我認為藝術家要有的不是社會責任,而是對待作品的責任,即在當中如何自然地反映所思,那才是更複雜的地方。例如我跟同學看台灣藝術家的展覽<舞到哀切:蘇匯宇的彩色電視機>時,面對那些錄影集錦,也探討藝術家如何看電視這日常悠閒活動,以及從電視影像衍生出的種種文化觀點,還有這科技發明對社會的影響,如被決定的視界,及人們於電視機裡尋找不真實的現象。又如現時在網上經常流傳的政治海報,它們就像政治宣傳品,但也有重要的當代性和社會性。能點出暴力帶來的人性扭曲的藝術,比為政治服務的作品更引人深思。

Art Tour 1: 參觀蘇匯宇展覽

參觀蘇匯宇展覽

以上可以是我們看藝術的一個角度,因為藝術家多少也受身處時代環境影響著。但說到底藝術創作是一份堅持,是一份興趣而非包袱。藝術家不是社會文宣代理人,不必為社會而藝術,社政只是他生活素材的一部份。我們也用不著神化藝術的功效,因為意義都是觀眾自行付予的。事實上,你我都明白要促成社會不同階層溝通,藝術未必是最理想及直接的方法,尤其得到的回應通常僅來自圈中人。

所以我們看展覽,真的不用想得太複雜。只要你一天還對藝術和生活有好奇心,反思就停不了。一位同學錯過了展覽導賞時間,她本來覺得有點可惜。之後回想起,了解藝術家想表達的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的感受和反思,希望能成為更好的自己。同樣我們寫藝評時,不論是肯定或否定一種藝術思潮和現象,都應對創作者持尊重態度。虛心向創作者學習,細聽群眾聲音,謙卑地為別人的作品加點意見,自己也透過寫作進步。其實人與人間的相處本應如此,如果人人都存有這種心態,世界一定更美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