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保衛郊野公園系列 – 梅子林至白沙灣 / 羊獅虎

130918_IMG_4169

石壟仔澗

這段路,其實是由沙田行到西貢。曾幾何時,一班朋友幾乎每星期都行,有時行到北港,有時行到孟公窩,為的是到白沙灣金九記大吃大喝。這天本擬從黃泥頭出發,但幾年沒行過此路,連入口位置也記不起。任由模糊印象帶領,結果走入掘頭路。大家對我這帶路人信心盡失,一時之間出現很多奇怪建議,如隨便找條路上山,定能去到目的地。這顯然是對的,如果有無限時間和體力。為免大家流落荒山甚或要轉乘直昇機,我強迫大家走回廣源邨乘車去梅子林重新出發。

140602_IMG_9326

掘頭路的環保橫額

梅子林路在馬鞍山富安花園旁,車路盡頭是梅子林村入口。以前可以行經村內再接村後古道,但幾年前村給圍封起來,遊人要在村外沿大水坑上游走,再接上古道往茅坪。查不到梅子林至茅坪的古道名字,姑且叫作茅坪古道吧。這段古道仍是以石塊砌成,不若現代的山徑多以水泥為主要材料。

140602_IMG_9407

茅坪古道

140602_IMG_9368

140602_IMG_9389

140602_IMG_9410

在古道上,我想像農業盛行時這些村落的境況。這些山中小徑,是以前村民運輸作物往返鄰近地區的路徑,是貿易的連繫。經濟轉型,農業衰落,茅坪新屋、茅坪老屋、黃竹山村、石龍仔村等,曾是沙田、西貢農業經濟網絡成員,如今人去樓空,門庭破落。茅坪的村屋,較近期的可能有四、五十年歷史,年代較久遠的可能達七、八十年。看著這景象,我想起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

140602_IMG_9423

較近期的村屋

140602_IMG_9418

年代較久遠的村屋,建築方法、物料與較近期的截然不同

140602_IMG_9446

140602_IMG_9424

茅坪的劉氏宗祠,看來仍有人打理

走過茅坪村,繼續沿古道走不遠,便是石壟仔澗。這澗雖小,但若細味其中,自會發現當中樂趣。也許這不在於澗中風光,而在於攝影者的心態。若心中沒有美,又怎會拍出美?曾經在此留連一整個下午,為了看出不一樣的景致。

130918_IMG_4085

130918_IMG_4148

130918_IMG_4166

130918_IMG_4178

130918_IMG_4211

130918_IMG_4102

澗旁的荒村

在澗旁休息過,再踏上古道,斜路上的盡頭是一小片草坪。這位置曾是五村聯達小學,服務附近五條村莊的子弟。五條村分別是茅坪老屋、茅坪新屋、黃竹山、石壟仔、昂平。後來學校停辦、拆除,旅行人士乾脆叫這處做五聯達。現在,小學的地基還在,上面建有涼亭、長凳供遊人使用。我們照例有五聯達稍作休息。這是我熟識的地方:每逢毅行者此處到擠滿疲憊的參賽者,善心人(據說是山友行的黃先生)在此向大家免費提供薑茶。

140602_IMG_9494

140602_IMG_9509

五聯達小學遺址

聽到阿妹大叫「有蛇」時,我和太太正倚著高條凳。還未見到蛇在何方,我的反應是拿相機。這青竹蛇約長三尺,向我快速走來。正要為牠造像,牠突然轉向草叢,是嚇怕了。

140602_IMG_9503

青竹蛇逃走

休息過,由五聯達接上麥理浩徑第四段,走上打瀉油坳。這次我們走得很慢,卻在適當時間遇上絕佳的陽光。上山途中別忘記回頭望大金鐘。伴著夏日白雲,山顯得巍峨。若不想再上斜,可在五聯達依路牌落西貢北港離開,途程亦較短。

140602_IMG_9524

請帶走垃圾

140602_IMG_9518

140602_IMG_9529

140602_IMG_9536

麥理浩徑第四段

140602_IMG_9542

140602_IMG_9564

大金鐘

離開林道,打瀉油坳的一片草地忽現眼前,豁然開朗。打瀉油坳北倚水牛山,南邊是西貢市、白沙灣,西邊望向大老山、九龍市區。我們在此離開麥理浩徑,跟隨白沙灣路牌下山。到達打瀉油坳時差不多日落,一邊下山一邊欣賞多變的晚霞。

140602_IMG_9596

140602_IMG_9614

望向大老山、飛鵝山一帶

140602_IMG_9629

水牛山、黃牛山之間的虹彩 (irisation)

140602_IMG_9623

給牛擋路甚是無奈

140602_IMG_9644

遠望果洲群島

140602_IMG_9650

白沙灣

140602_IMG_9699

夜幕低垂西貢市

到孟公窩的老人院附近時已入黑,街燈照在地上約一尺長看似蛇的東西。「不是蛇吧?動也不動……」「可能是啊,蛇會裝死。」細看之下,是抬著頭動也不動的小青竹蛇。知道給識穿了,慌忙逃命。其實我只是想拍張照片吧了。一日兩遇青竹蛇應算罕有。

接西貢公路,往九龍方向走,很快便到白沙灣。這天因傷提早離隊的基斯一家正在金九記等著我們。與金九記主事人錦哥相識轉眼廿載,去西貢遊玩,那有不拜訪老友、大吃一頓的道理?我們有個狩獵採集者 (hunter-gatherer) 的身體,卻生活於現代社會。一些在石器時代的美好事物,現在成了罪惡。例如,我們本性嗜吃動物脂肪,因這東西蘊藏很多能量,且易於儲藏——「中央肥胖」的「中央」是個好地方。若發生飢荒,我能挺下去的機會頗高,如果沒有給吃掉的話。

由富安花園到白沙灣,這段路約十公里,爬升不算急,難度不算高。公共交通可達富安花園,然後沿梅子林路走到梅子林村。無論走去北港還是孟公窩,最後都會接上西貢公路。

140602_IMG_9295

炎夏行山小心中暑,宜多飲水。這是之前一晚黃昏的晚霞,嫣紅色雲顯示香港附近的空氣非常清澈,我知道第二天陽光一定很猛烈,叮囑行友多帶水。途中我亦特別注意行友的狀況:中暑可以致命,不能掉以輕心。多飲水的意思是多小口飲,而非等到感到口渴時才大口大口飲。

分類:Green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