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做地盤,算係去到幾盡?

Photo by Edkin

Photo by Edkin

職 業習性使然,每逢看到與建造業有關的新聞都會特別注意。是日上班途中,看到隣座乘客手上那一份都市日報的標題,不禁眉頭一縐: 80後大學生去做紮鐵 為了愛情你可以去到幾盡? 拿一份來看,看到一半已經爆出最激烈的四字粗言。又不是做扯皮條,不過是去做紮鐵,咁算係去到幾盡呢又?這裡也許要為不諳工程的朋友稍為解釋一下紮鐵這個工種。在混凝土建築工程中,必定包括「釘板」,「紮鐵」和「落石屎(混凝土)」這三個工序。基礎的釘板工 夫就是以木板在現場砌成模具,然後紮鐵工就把各種粗幼的鋼筋剪裁及屈曲,並以鋼線紮成結構內骨架,一切完成以後再施放石屎以待成形。這三個工序都是涉及繁 重勞動,不過都中帶幼,看易行難,師傅都要有豐富經驗才可以完成工序。其中紮鐵的工頭更要有一定的工料計算能力,並不如外人想像般一舖牛力便可以做得來。

都市日報的報導,目光狹隘得很,其中有好幾個前設值得今時今日的香港人好好反思。首先,傳統的陋習是看不起做粗活的工人階級,做傳媒的不糾正這種歪風還要 再加推一把說成是什麼犧牲似的。當然,能像葉朗程一樣在IFC返工固然是身光頸靚,但不同人有不同際遇,做地盤落手落腳自食其力亦一點不失禮。社會上要有 不同崗位容納不同的人,而再吃力再艱難的工作也要有人做。中國人社會長期賤視勞動行業人員和他們的貢獻,長期抑壓勞動成本,其中思維甚是可悲。

另外,在全民教育水乎提升的今日,仍然鼓吹高學歷是高人一等的思想亦是一種非常落後的心態。本來,完成大學學位,最重要的收獲是提高個人素養,有助就業只 是其次的效果(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是乎?)。只是從前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數不多,才形成一種「大學生必定出路好」的錯覺。近年部分大學變成為「職業先修」 是一回事,但認為讀完大學便能獲得一份高薪文職,這種想法實在是幼稚到不行。大學生是成年人,從事何種工作是個人意願,與學歷不必掛勾。但偏偏傳媒卻常常 包裝出一些什麼「大學生揸巴士」,「大學生做地盤」之類的報導出來,不但強化「大學生一定從事文職」這種歪理,而字裡行間對真正揸巴士和做地盤的輕視則更 令人覺得可鄙。

而身為建造業的一員,必須要為地盤佬平反。不知道什麼原因,有許多人把建築工人和核凸麻甩佬的形象混為一談。建築工人平常飽受日曬而皮膚黝黑,多用力氣又多受皮外傷而手腳粗糙,形象當然比較粗獷。但建築工作中其實要下不少細緻的工夫,師傅的心思精細超過不少人想像。

喜歡日本文化的朋友對日本的「職人」推崇備至,那麼在建築行業中的師傅都是不折不扣的「職人」。身為工程師,往往只能靠師傅們的經驗和工夫才能把紙上誇誇 而談的設計製作出來。一個經驗豐富的師傅,在工地的貢獻和重要性絕對勝過三五七個大專畢業生(若然真的要比較的話)。況且建築工友,由雜工到師傅責任感都 很強,正是「使命必達」 。那管烈日大雨都是默默苦幹達成每日的工作進度。光是這份堅毅已值得敬佩。看到工友下班汗流浹背的樣子,我不明白為何會有人自認為比文職工作會比建築工友 更高尚。

近年建造業的工資上揚,確實吸引到不少人轉行投身建造業。但是建造業的人工不易賺,好天曬落雨淋,看似豐厚的日薪絕對是以汗水換來。工作雖然辛苦,但由於 老一輩的師傅年紀漸大,接班的人材缺乏,年輕人要是肯捱肯學有責任,升職加薪的速度和幅度絕對比其他工作要好。所以好像都市日報這篇報導中的年青人,與其 O U 畢業後做一份既低薪又高不成低不就的文職,投身建造業絕對是更佳的選擇。可惜這位Andy始終不脫其好食懶飛的本性,以為做幾年建造業賺幾年快錢便可上「上岸」去做其救生員。做幾年就走,恐怕他完全沒有想過要怎樣計劃自己的職 業仕途。不過是大學畢業,卻好像滿「委屈」的去做紮鐵,一邊工作一邊卻看不起自己的行業,這種態度,恐怕是做那一行都不會成功。

要想找些真正「去到盡」的故事來寫,都市日報就不要那麼小學雞,要嘛就寫去北極撈皇帝蟹的冬季漁民,或者去伊拉克做企業保鑣的才算是「搵命搏,去到盡」!

原文連結: 80後大學生去做紮鐵 為了愛情你可以去到幾盡

去到盡_1 去到盡_2

分類:社會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