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行為藝術是如何煉成的/查映嵐

村上三郎《穿越》

〔本文原刊於《三角志》四月號,此版本略經修改)

行為藝術並非誕生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它的廣度意味着它包含了藝術家做的一切即場/實時藝術,在這重意義上,這種與戲劇相通、卻又有異於戲劇的表達方式古已有之,在歐洲可追溯至文藝復興時代,達文西、瓦薩里、貝尼尼都曾創作這類作品,到了二十世紀更有許多前衛藝術流派作過即場藝術的嘗試。然而,行為藝術卻是到了七十年代才真正成為一種被獨立看待與研究的藝術媒介,而這又是拜1950年後二十年間的持續發酵所賜;所以,我們不妨暫時回到五十年代,看看我們現在所知道的行為藝術是如何煉成的。

1955年,東京。白髮一雄的全新作品《挑戰泥漿》面世,這位時年三十一的藝術家此前已捨棄畫筆,開始用雙腳畫畫,這次更直接以身體、泥漿、土地代替畫筆、顏料與畫布,打破了傳統繪畫的規限。翌年,同屬具體美術協會(下稱具體)的村上三郎發表《穿越》,在藝廊裡用身體撞穿數層紙張;田中敦子則穿上用燈泡和霓虹燈管做的《電裙》出席開幕活動。這年七月,具體還組織了第二次戶外展,用上塑膠、木板、電燈等媒材,把一片松樹林變成藝術遊樂場,邀請觀者參與其中。

白髮一雄《挑戰泥漿》
 
田中敦子《電裙》

1959年,地球另一端的巴黎。三十一歲的克萊因(Yves Klein)繼展出《虛空》後,又開始販賣「非物質圖象感性區」,這些「區域」是觀念上的空間,並不存在於現實。買家付出黃金,換來一張證明他擁有「非物質圖象感性區」的證書,然後克萊因請買家將證書燒毀,同時他也把賺來的黃金拋進塞納河。交易過程既是作品,但是行動完成之際,被交易之物已然消失,這筆交易也就完全失去意義。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Yves Klein – Zone of immaterial pictorial sensibility

同年秋,大西洋彼岸的紐約。三十二歲的卡布羅(Allan Kaprow)精心設計了一個不一樣的「展覽」,可以說展品就是參觀者本身。他們事先收到紙片,到達魯賓藝廊時即按指示在指定時間內完成簡單動作,如靜坐、畫畫、榨橙汁、掃地、爬梯、高叫政治口號等。卡布羅把藝廊臨時間隔成三個房間,同一時間各有一個偶發行動(Happening)發生,如此經過六個循環就是《六個部分的十八個偶發》,為卡布羅的首個偶發嘗試。

Allan Kaprow – 18 Happenings in 6 Parts

以上三人頗具代表性,他們在地球的不同角落創作,彼此並無交集,但都是從繪畫出發,然後因為迥異的動機開始即場創作。 克萊因一生執迷於尋找精神性圖象空間的完美容器;白髮一雄與他的具體伙伴致力奇觀化藝術生產,以姿態與行動取代成品主導的藝術;卡布羅則認為波洛克毀滅了繪畫,在波洛克以後,我們必須以生活中的尋常物品為創作原材料。他們標誌了行為藝術在全球多個文化都會植根的起始,其中抽象表現主義(AbEx)的先例甚為重要,在美國和日本影響尤鉅。

二次大戰後,由波洛克領軍的行動繪畫與 AbEx 備受美國藝術界追捧,更在視覺藝術的範疇體現了美國文化霸權,戰後紐約「取代」了巴黎成為世界藝術中心,正是由 AbEx 的成功開始,Hans Namuth 和 Rudy Burckhardt 的照片和錄像更讓波洛克的作品與技法經大眾媒體廣傳至海外。反對形式主義的藝評人 Harold Rosenberg 曾言,AbEx 的畫布是「行動的場所」,作品本身並不及作畫的姿態重要,這樣的觀點埋下了後來的藝術家揚棄藝術成品的種子。五十年代中後期,年輕一輩的藝術家們愈來愈急於擺脫AbEx、形式主義和藝術成品的霸權,行動繪畫之「行動」面向,竟成為後來者創新的出發點。

Jackson Pollock by Hans Namuth
Jackson Pollock by Hans Namuth (documentary)

不過更有意思的是,當時的行為藝術不僅是對行動繪畫的反抗與誤讀,當中更有二戰後「東學西漸」風氣的影響。日本禪學大師鈴木大拙1950年由日本移居紐約,往後數年他在哥倫比亞大學的禪宗課程震撼了紐約知識界,據著名哲學家及藝評家丹托(Arthur Danto)所言,在那關鍵的幾年間,日常事物在藝術認知裡逐漸轉型,可謂直接受鈴木大拙的思想影響。

鈴木大拙

凱吉(John Cage)就是經常聽大拙講學的其中一人。他在禪宗裏找到了內心的平靜,1952年他到黑山學院(Black Mountain College)演出,開始前朗讀了一段關於禪的文字:「在禪宗佛教裏,萬事萬物皆無好與壞、美與醜之分。藝術不應與生命有任何區別,它應是生命中的一種行動;並像生命那樣,充滿意外、機會、混亂,而美只會偶爾閃現。」這場演出日後被奉為偶發藝術的經典。凱吉其後去到新學院(The New School)任教,學生包括卡布羅、布萊希特(George Brecht)、馬修納斯(George Maciunas)等人,後者在1963年發表《激浪派宣言》,組成了二十世紀後半最重要的國際藝術流派之一,而激浪派聲言追求「弭合藝術與生活之間的鴻溝」,其本源正是禪宗思想。

行為藝術的直接與即時性,促使它成為批判社會、建制、傳統與威權的利器,令藝術﹣生活﹣政治的融合成為可能。前文提及的紐約魯賓藝廊成了行為藝術聖地,布萊希特、Claes Oldenburg、Jim Dine等人都在那裡發表過不少經典行為作品;激浪派連結了世界各地多位前衛藝術家,包括博伊斯、Wolf Vostell、小野洋子、白南準、久保田成子等人,又在歐洲辦過激浪節;日本有Hi Red Center和零次元等行為藝術團體開始活躍,還有南韓、台灣、巴西等地都出現了許多行為實驗,到了六十年代,我們終於見到行為藝術遍地開花。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