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保衛郊野公園系列 — 大嶼山點滴 / 羊獅虎

991225_re_007

於鳳凰山望狗牙嶺、石壁水塘,1999 年

火流星

八十年代初一個炎夏,一個初中生隨坐井會到赤立角宿營觀星。入夜,營地的球場還在散發日間吸收的熱能。時候不早,仙后座已爬升至半空,他在看著她,一顆短促的火流星在一瞬間從側面劃過她。這火流星光度肯定達負星等,消失後還要在它飛過的路徑留下淡淡的痕跡,良久才消散。

眾所週知,新機場建成,赤立角與大嶼山連成一體,面目全非。

090208_074

大東山,2009 年

DSCF1089

東涌古城,2002 年

戶外晒相

他是八十年代初接觸攝影黑房,初次印相片是在室外進行。對,是室外。香港寸金尺土非始自今天,黑房從來都是奢侈品。當時教導黑房的黃 sir,其實是他的天文導師,因為教授天文攝影,順便在一次觀星活動教授初級黑房技術,地點是東涌一個戶外康樂營。當日天雨,星是觀不成了。當時的東涌是鄉村,入夜後漆黑一片,把燈關上就是黑。晚上課後,大家都去睡覺,剩下他和一、兩個小伙子把放大機搬到室外,繼續用黃 sir 帶來的舊底片試著放相片。

東涌現在是新市鎮,不知道那戶外康樂營還在否。

02_summer_lantau_003

於貝納祺徑望石壁水塘,2002 年

東涌觀星

八十年代中,他轉到另一所中學讀預科,發現有天文學會,急不及待加入。但其實這天文學會只有他略懂觀星。他跟同學們參加了好些校際比賽,拿了些獎項,大家非常得意。若不是隊友在一問答比賽最後回合不必要地搶答出錯失分,應該還有一個冠軍。碰巧那年太空館舉辦「天文觀測獎勵計劃」,他慫恿同學們一起參加。剛巧有同學的親人在東涌有村屋連天台,可容納他們數十個同學。他們帶著天文望遠鏡,到屯門加多利灣乘街渡去東涌。很幸運,那個晚上天氣異常清朗,下弦月剛離開水面就現身,隱約還見到夜色中的漁船。此前還觀了大半夜星、做了報告。一次交出報告太多,太空館諸公大底懷疑他們作假,特意邀請同學們到天象廳,考驗一下他們的觀星知識。後來,同學們在這獎勵計劃又得了些獎,無端為校增光,一眾少年初嘗榮譽滋味。

現在,東涌舊墟是一窺惜日風景的時光隧道。

831105_004

加洲星雲與七姊妹星團,1983 年

鳳凰觀日

鳳凰觀日有點像戀愛:付出了,不能指望有回報。登頂但不見日出難免心有不甘,可能因此近年登山者索性多強調霧鎖鳳凰、大東景致,日出反成了配角。我只試過一次專程登鳳凰觀日出,是一個平安夜的早上,從東涌地鐵站乘的士到伯公坳起步。其實,我們沒法在日出前到達鳳凰山頂,因為山頂已有幾十人,我們在近山頂處隨便找個地方坐下等日出。那個早上風很大,溫度可能只有攝氏 0 度,停下來更覺寒風凜烈。

991225_re_010

鳳凰觀日,1999 年

991225_re_001

鳳凰觀日,1999 年

991225_re_004

鳳凰觀日,大東山的影子,1999 年

991225_re_017

昂平,1999 年

黃龍坑歷險記

將來的歷史也許會這樣描述廿世紀末的生活:當時的人經常久坐在發光膠箱前,用一種叫「互聯網討論區」的東西溝通交流。那是資訊爆炸的黎明,一些本來流傳不廣的資訊,因互聯網普及而保存下來、甚至廣為傳播,例如東涌黃龍坑「黃龍三險」的具體位置。老友阿賓說他知道怎樣走,於是相約躍躍欲試的我和安迪同行。越向黃龍坑上游走,河谷越見狹窄、兩邊山坡越見陡峭。溯澗其中一風險,是沒有退路。沿途多處需攀過凸出的巨石,這些位置都不容回頭走,只能向前找出路。我見到一條繩梯在山邊垂著,便大叫走在數十尺前的阿賓、安迪回來看看。

「對,是這裡。」是三險之一藤梯崖,原來阿賓之前從沒來過。他「知道」的意思是「聽說」過,有點像讀書學游泳。

我相信當日我們其實沒經過全部「三險」,因為之後我們走上新近山泥傾瀉形成的斜坡,然後爬上幾乎是畢直的懸崖,才接上二東山的鳳凰徑。那時電話費比現在貴很多,幸好當時是公司付電話費,所以阿賓、安迪都把電話線轉駁到我的手機。大家聚精匯神攀上垂直的崖壁時,電話響起。我謹慎停下,雙腳站穩棧道,一手抓著頭頂的樹藤,另一手接電話,是找阿賓的。

「他現在沒空,他在爬懸崖!」

DSCF1106

黃龍坑下游,2002 年

分類:Green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