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落花滿天蔽月光」以外的粵劇眼界

IMG_20140125_204418_HDR

文/許棋棋

最近媽媽容易血壓高,醫生建議她培養些嗜好,讓心情放鬆下來。這除了開始了她每天看一套電影的習慣,也讓我發現原來她很懷念「睇大戲」。

回憶第一次看粵劇的情景,爸媽都不約而同地笑了。媽媽說從前看粵劇是村中大事,出動大鑼大鼓,她最喜歡華麗奪目的舞台服飾,以及周圍的熱鬧氣氛。爸笑說只對旁邊的市集感興趣,跟朋友在戲棚外吃小食就夠了,用竹搭起來的座位不好坐。我不懂粵劇,更談不上喜歡。只記得小時候新年在家中打麻將時,我常播放那張《帝女花》CD,只因當時覺得姊姊無奈的反應很有趣。

屈指一算,父母也近半世紀沒去過現埸「睇大戲」了。我知道媽媽想看大佬倌的演出,適逢一年一度的西九大戲棚,就切法安排《斬二王》的門票。媽媽看來很興奮,上演前一星期已在跟我暢談羅家英,我則懷著盡孝的心情進場,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看粵劇。

走進戲棚,我能體會母親口中的美了。整座大戲棚都是由一條條竹枝、一塊塊木板搭建而成。踏在木板上的吱吱聲很實在,我喜歡望向天花,想像這結構如何成形。今次戲棚的座位是普通膠背椅,加上即使不在間場休息,其他時間也可自由出入戲棚,買個麥芽糖餅再回來也行,不會坐得辛苦,反而隨心自在。

IMG_20140125_193543_HDR

粵劇確是集藝術之大成。由建築、舞台劇、聲樂、時裝至語言等,處處考究又連繫起來。連我這個門外漢,也感受到演員功架了得。台上道具不多,但每句唱問、每個身段,都讓我們洞悉角色的情緒、身處的環境,還有戲曲的美態。

在場有愈八成觀眾都是老人家。他們腰板坐直及目不轉精的側臉很可愛,就像在細心打量很久不見的老朋友。開場前,我們在戲棚旁的飯堂遇到一位婆婆,她是龍貫天的粉絲,由社區會堂至西九的演出她都不會錯過。經過今次,我現在明白媽為何特別提及羅家英了。劇間出現幾次疑似「爆肚」場景(因為都跟字幕顯示的不同),只見演員們淡定應對,聲樂配合完美,不時掌聲四起。也許台上的大佬倌真是陪伴他們成長的老朋友。

聽說多數粵劇也是講粵語,而是次《斬二王》用官話演譯,聽起來像古代普通話。幸好兩旁有中英文字幕,助我理解故事內容,相信在場的外籍遊客也會認同。比方說,劇目中的「二」到底是指兩位還是排行第二呢?英文自然一目了明,但中國字辭還是美,有時簡潔的英語更顯中文詞意的深度。然而,就算聽不明白,我相信語言也不會是藝術的障礙。

看《斬二王》的時間比想像中長,入場前只知晚上七時開始,最後大約十時半才散席。我竟然絲毫不覺沉悶,發現有很多有趣、讓人深思的地方,如故事也反映中國古時男尊女卑。也許結盟在亂世是一種需要,但兄弟情遠比兒女私情重要。張氏被丈夫稱為「殘花敗柳」及被契哥在兄弟前推開叫我看呆了。我一時慶幸自己生於這個世代,女性不再是別人可有可無的附屬品。

總的來說,這是一次充滿驚喜的體驗,能夠一起看粵劇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為何「睇大戲」一直被視為老一輩的口味?其實它也沒有墨守成規的。今年西九大戲棚請來一眾新星登台,新血帶來不一樣的演繹方法,贏得不少好評。記得爸說過,粵劇又稱為「南國紅豆」,因為起源及流行於中國南方。我不太喝紅豆沙,但綠茶配紅豆類的甜品叫我著迷,可見不同形式也能共存,為紅豆帶來新的可能性。我相信粵劇文化可隨著時代進步而非日趨式微。

IMG_20140125_204322_HDR IMG_20140125_200803_HDR

我去年也有經過西九大戲棚。雖然那時沒有大飯堂,但可能是下午的關係,人頭湧湧,不難見到排隊購買懷舊小食的人龍。今年我在晚上前往,在場其實有些相當不錯的本土手工藝檔舖,但就相對冷清了。

也許,即便提供頻密的專巴服務,西九仍是多數人平日不會踏足的地方,聽到老人家說如在大會堂舉行就更方便了。雖然難得有個大戲棚,但對於一些首次從鐵路站步行至海濱長廊的人,大概會覺得路途太轉折。假如碰上大飯堂的繁忙時段,也難怪他們埋怨,畢竟半小時排隊等候一碗麵不是人人也能接受的。儘管如此,我還是很欣賞大戲棚的食品不會打著集體回憶之名而拉高價位,而且近入口那檔龍鬚糖是我嚐過最美味的。

如果有一天,香港給人的印象不是樓價高企、大型商場近似,而是何時何地都有文化活動,不用刻意走到西九或文化中心,邊喝早茶或走在街上就能欣賞粵劇就好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