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一個愛情故事/查映嵐

Arnold Genthe, Lee Miller (1927)
 

〔本文是給主場藝術版寫的情人節獻禮〕

他們說,每個故事都有一個開始,而每一個愛情故事,大概都始於邂逅。

米勒 (Lee Miller) 和曼雷 (Man Ray) ,邂逅於1929年的巴黎。時年23的米勒美得如夢似幻,本是模特兒卻隻身從紐約來到巴黎,挾着一封推薦信,突然出現在39歲的曼雷面前要求當他的徒弟。面對如此霸道的美麗,曼雷呆住了,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吐出一句:「我快要去比亞里茨 (Biarritz) 度假了。」「那我也去。」女子答得理直氣壯,沒有商量的餘地。

在醉舟咖啡廳邂逅的二人,旋即墮入愛河,米勒一人分飾多角,成為曼雷的徒弟、戀人、繆思女神,而曼雷的多年情人琪琪 (Kiki de Montparnasse) ,至此黯然退場。一段愛情的開始,標誌着另一段愛情的終結,只是在我們這個故事裡,並沒有位置安放琪琪的悲傷。

把舊人的眼淚擋在門外,米勒和曼雷,兩個名字從此緊扣在一起,暫且建立了一個完美的小世界。曼雷以米勒為題材,創作了許多作品,有說她的神祕感令他抓狂,逼得他利用鏡頭把她分解成細部,試圖解構她的美,於是有了許多聚焦於她眼眸、嘴唇、頸背腿臀的作品。

Man Ray, Portrait of Lee Miller – Flying Head (1930)

 

Man Ray, La Prière (1930)

 

Man Ray, Lee Miller – Neck (1929)
 
Man Ray, Solarised Portrait of Lee Miller (1929)

從光線到沖印,米勒在最偉大的現代攝影師身上學到許多攝影技巧,又漸漸由徒弟變成合作夥伴:中途曝光(solarisation,曼雷作品的標誌性技法之一)就是由米勒意外發現的,有時曼雷想集中精神畫畫,米勒就會代他完成別人委託的攝影工作,縱使作品最後還是套上曼雷的名字也沒有怨言。

可是二人的關係卻絕對稱不上風平浪靜。曼雷為米勒拍過許多照片,也丟棄了不少,一次米勒在暗房的字紙簍中尋回一幀被丟掉照片,拿來裁剪修飾,變成自己的作品,結果竟令曼雷暴怒,一下子割斷照片中人的脖子,還在「傷口」潑上血紅的墨水。

如果每個愛情故事都得有一個結局,那應該是戀人分離的一刻。1932 年,這段短暫而傳奇的愛情故事,由女主角親手結束,她決定離開曼雷、離開巴黎,回到紐約自設工作室。曼雷曾經於 1923 年創作現成物作品《Object to be Destroyed》,在機械節拍器上貼上眼睛的照片,當時他說那是在工作室看他畫畫的一個沉默證人。米勒離開他以後,憤怒的曼雷重造這件作品,把照片換成米勒的眼睛,起名為《Object of Destruction》並寫下這樣的製作說明:「從那曾經被愛、但再也見不到的人的照片中,剪下眼睛。把眼睛貼在節拍器的擺鍾上,並改變舵的位置以調較速度。一直忍耐至極限。瞄準好錘子,嘗試一擊毀滅整個東西。」

然而這米勒和曼雷的故事,並沒有就此完結。兩人在三十年代末終於言歸於好,成為終生的摯友,二戰後米勒嫁給藝術家 Roland Penrose ,從此定居英國,曼雷也不時到她的鄉郊房子探望她和家人。兩人最後一次會面是 1975 年,曼雷回顧展在倫敦 ICA 揭幕,彼時他已不良於行要坐輪椅出入,她則因為戰爭的創傷而酗酒多年,都是遲暮老人了,兩人在巴黎揮霍的青春早已湮遠,其後兩年,二人相繼去世,唯有作品留下,向後世訴說他們的愛情。

Man Ray, Object of Destruction (1932)
 
Lee Miller by Lee Miller (1930)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