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微雨下矛盾心情行自由野

(同時為《藝托邦》專題文章)

文/許棋棋

我是Joe。雖然我是聽障人士,但我在小五前還是跟大家一樣,聽到多姿多采的聲音。不過我算是較幸運的,起碼我小時候已學會說話,所以當聽力情況惡化時,縱使社工推薦了其他學校,但母親見我成績還可以,跟同學仍相處得來,就讓我留在原校了。那時候我很開心,因為我不用離開大家,去一個給人感覺麻麻的地方,開始一個不同的生活。

可是,升中後我聽得愈來愈困難了。我開始帶耳機,平時在學校很努力地咬字,我不想別人覺得我不同或處處體諒,我可以明白你們的話啊。但有時還是有點無力,每次朋友在我耳邊說悄悄話,我大多是「嗯」,表示明白就算。雖然聽障人士無必要跟健聽人士比較,但我承認我還是想大靠近主流大眾那邊多一點。反正我身邊全都是健聽朋友,拜託老師們不用好心告訴其他同學要照顧我吧。

我都是個普通人,一點也不特別,有時是有點吃力,但我們是可以溝通的,一直這樣下去就好。然而,近來聽不到聲音的情況多了,我開始上不到課,醫生說我已到了「嚴重聽障」的階段了,建議我做手術。其實我不太理解,但醫生說手術後我反而有多點機會聽到聲音。但我怕,我怕情況不會比現在好,反而切除了我耳中的重要部份。家人、醫生和社工不斷向我解釋和建議我做手術,但我知還年少的我沒什麼選擇權。

很煩。我想去散心,想為自己做決定,星期六去自由野可幫到我嗎?至少讓我感到自由一點,而且我怕再過多點日子,有自由野我也不能那麼享受了。

今年在自由野入場附近增設了「藝術通達服務處」,我好奇為何擺放了一批耳罩和簡易圖文版的指南,來參加的人不是想享受音樂嗎,而且今年有手機app可以看到節目表。工作人員說原來有些人是會怕太大聲,我呆了,我是多麼的想聽得更多、更大聲、更清楚。但如她所說,我見到有小朋友和老人家來借耳罩,畢竟自由野上的百花齊放,可能有些人只對地攤較感興趣而已。工作人員解釋其實有些自閉症人士,尤其小朋友很敏感,很怕突如其來的巨響,而且有簡易圖示指南可讓他們對自由野先有個印象,有心理準備下出現情緒的機率自會減少,玩得開心點。我之前對自閉症的特徵毫無認識,但其實簡單配合就可以令他們不會顯得「特別」,其實還滿貼心的,很不錯。我既然會這樣想,為何我一直要那麼抗拒帶耳機…我愈想愈矛盾。

freespace

今年自由野也增添了文學元素,那是我很期待的部份,因為我很喜歡詩。現場有詩人讀書,有時伴有音樂。其實在空曠地方我不是聽得很清楚,但我還能感受到氣氛,真要感謝旁邊有字幕顯示,還有那位做手語的姐姐…我才沒有錯過當中的細節,甚至看到更多。我認為手語也是這場表演的一部份。好像說明天的節目更安排了劇場視形傳譯,聞說傳譯員的表現也精彩然不會太浮誇,看來我可以再來走一趟。

今年自由野雖然間中有雨,但人流依然非常多。不知怎的,今年周圍都有很多紙筆,小朋友在遊樂設施的「山洞」入面當畫家,大人手痕也可到入口附近的Tent作畫。其實Tent是想收集公眾對西九的意見,包括「希望在西九見到的…」,還有「希望在西九遵守的…」,但只見後者只有數張是對題的,貼的是圖畫居多,不然就是「不想有規則」,也難怪,在自由野叫人訂守則實在奇怪兼掃興。

不過,除了這些,今年見到車輛。縱使人多單車也不易行走,但大會安排可在西九借單車實在開心 此外,不少輪椅人士也來自由野呢。我見到一位輛椅伯伯自己一人悠閒地走,我上前提他離開時可向counter說聲,就能安排折徑,不用一直推車那麼辛苦。滿頭白髮的他笑著道謝,但表示不需要。他習慣從油麻地推自己到西九,每逢西九有活動他都來湊熱鬧、打發時間。我好像有點感動,或者因為我們在某方面是相似的,也在積極面對生活。與他分別前,他說「今年下點雨也不錯,見過藍天白雲的西九,但微雨中的更有味道。」我好像明白,聽完後更享受今天在自由野的時間了。本來我很期望碰上文學游擊的「詩占卜」,給我一點啟示,但現在我想也沒有這個必要了,我只想單純享受這裡自由的空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