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保存和毀滅只是一念之間

文/許棋棋

期待已久的秋冬來了,我這幾個週末也計劃去郊遊。在網上搜集資料時,「趁有得行好行」這幾個字教我緊張起來。由山頂盧吉道去薄扶林村,難度一星,一個多小時就能完成,很適合過去星期一至五太勞碌,又想找機會呼吸新鮮空氣的人士散步。這條路徑其實在今年九月才獲Lonely Planet選為「全球十大最佳城市行山徑」之一,是亞州唯一上榜的代表。

IMG_20131117_161940

那除了因為能欣賞美麗的山頂景緻,相信跟其歷史文化因素也有一定關係。因此,當城市規劃委員會於九月通過把盧吉道一幢住宅改建為酒店時,民眾擔心工程、交通流量及在斜坡加裝大型排污系統,會大大影響自然生態及郊遊人士的安全,批評政府及發展商只向錢看。

前陣子我沿著盧吉道行,遊人還不少但很舒服,在擬改建酒店的位置附近擺有不少保衛這地方的報章及簽名運動。坦白說,每小時數班專車接送,我不會說太危險,但小孩子和犬隻很難再在此追逐玩樂了,對大自然的林木和景觀的影響更甚。再者,本是二級歷史建築物的古宅,即便日後成立導賞團,不如索性取消破壞其內部結構更能「保育」,免得淪為虛殼。在簽名反對改建酒店的表格上還要表明原因,我很認同一位人兄的觀點:酒店住客多還是郊遊人士多?一語中的,目前我們的政策有多少是重視公眾利益?假如選擇讓申請人的利益凌駕於公眾利益之上,這已不再是港人政府,而是「有錢人/發展商政府」。

IMG_20131117_173708_HDR

這段山徑走到最尾,就會看見一群低矮密集、高低錯落的鐵皮屋,亦即是薄扶林村了。那天我碰巧遇上由街坊舉辦的「薄扶林村歷史聚落節-閉幕嘉年華」,當中有傳統食品製作、設置時間廊和音樂欣賞,吸引了不少外訪人,但彼此毫無隔膜,村民的笑容非常親切。

我一直認為,使用軟性的藝術及文化參與,能吸引了解或不了解的人加入,從而深入認識一個議題。但一個不小心,就會將本來應反思的社會議題,扭轉成為嘉年華會而已。然而,沒有當天一行,我就未曾發現薄扶林村的可愛、特色和面對的問題。我好奇村民主動帶遊客參觀村子、有感性宣傳的「村路花名命名計劃」,同期還有水禾田的攝影展。薄扶林村不僅能自給自足,還有很值得珍惜的人情味及人文生活,是個很有愛的地方。

IMG_20131117_174620_HDR

看看村子門口的告示板,就知道薄扶林村在十月被列入世界文明建築基金會的監察名單,是唯一入選的中國文化遺產,而且是村民自發申請的。

早在香港未開埠前,薄扶林村已經存在,住著香港島最早的原居民,是個有二百多年歷史的古老村莊。後來外來人遷入,逐漸成為一個人煙稠密的寮屋區,目前人口約有三千人。這條村仍保有有清代瓦頂老房子、李靈仙姐塔、伯大尼教堂、印刷廠、牛奶公司遺址等,但政府一直冷待村中發展,至今仍未有排污系統。自八十年代政府編好房屋記錄後,寮屋受嚴格政策所限而難以復修。於是村民希望透過「文化遺產」名義爭取資源,保育自己的家園。

那些監察名單上的遺跡,都在面臨政治、社會及經濟變遷的威脅,而薄扶林村正承受市區重建的壓力。文化毀於天災人禍是明顯的,但因經濟開發而一步步改變生活型態則是無形的過程。古老聚落在現今「市區重建」的口號中不斷消逝。因此,文化不能只聽命於時代演化任其存亡,必須有意識地加以保存和推行。

政府總是以為市區重建讓居民有個地方住得舒服便可,無法還給他們自小累積的情感。實情是香港不需要凡事起樓發展,可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正如有人喜歡了解一個地方的起源和怎樣走過來,那都無法只從一幢法定古蹟建築物上得悉。所以村民努力爭取把整條村列為歷史聚落,使其得以完整保存,讓村民自己提出問題,因為只有他們知道村子需要什麼,而非政府或地產商進行土地規劃,從而建立一個永續發展的社區。

水禾田在[薄扶林村印象]攝影展中,也分享了村民的舊照片。就算是前一刻的記憶,也會因視覺上的變化而質疑事情的真實性,或因無法再掌握細節,而失去了跟它連結和意義。我想,假如果街景都不在了,人們就更難感受到這是同一個地方。薄扶林村見證了由牛奶公司變為廚藝學院、政府讓市場主導興建豪宅和私人屋苑等。這塊土地與人之間的連結,有些已只剩下照片。這大概就是老人家在說故事時,小孩子總覺得相當抽象的緣故吧。環境在不同的時代本來就會變化。但人心的改變,多少是隨著上一代人所營造出來的氛圍在改變。

因此,我特別欣賞村民帶領的導賞活動,讓無法看到事物原貌的人,得知過來人感受、從前的人如何自力更生和守望相助。老一輩知道的歷史,如整個薄扶林曾是英法勢力範圍及著名避暑勝地、當年的牛奶公司牧場已變成置富花園,年輕人都不太清楚。這除了讓老人家重塑人生片段,後輩也能了解更多長輩的經歷,拉近彼此關係。保育的目的,也是為了居住在該地區的人。因為人不僅生活在現實生活中,也活在歷史記憶之中。

保存和毀滅只是一念之間。建立了的東西一下子就可倒下,收復工程卻要待好幾年至幾十年,文化是如此易脆弱。回顧「傳統」除了是站在「今天」參考,也是在為「未來」尋找出路。因此,真正的重點不在於「傳不傳統」,而是由「誰」去決定我們要維持「怎麼樣」的傳統,以及當前制度是否在支持。希望政府能保留這四公頃土地的原貌,並重視這一古老村落的文化環境保育工作,同時不要再犧牲由公眾共同持有的歷史空間,例如港島徑和我們的郊野公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