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補天議定書,續建氣候奇功/ac

LesterW / flickr

LesterW / flickr

人類上世紀末聯手「補天」,對全球暖化暫緩有意外的貢獻。

自1998年以來,全球暖化的速度減慢,被懷疑論者質疑暖化的影響一直被誇大。其實氣候科學家早已知道,二氧化碳與其他溫室氣體不斷上升,地球吸收的額外熱能沒有反映在近十年的氣溫之中,是因為太陽活動改變、厄爾尼諾現象等原因。

此外,一份前天 (11.9) 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1987年46國簽訂的《蒙特利爾議定書 (Montreal Protocol on Substances that Deplete the Ozone Layer) 》在避免氟氯烴 (Chlorofluorocarbons, CFC) 繼續破壞地球臭氧層之餘,亦間接緩和了全球暖化。

再証人類活動影響

禁用 CFC 這理論,由研究團以數字統計,分析1880年與2010年間升溫與溫室氣體在大氣濃度改變的關聯。他們的結論是升溫變化可歸咎於特定的人類活動, CFC 的禁令尤為重要。除了,1987年議定書簽訂後,研究團亦發現兩次世界大戰、經濟大蕭條時期,全球氣溫升幅明顯較緩慢。

我們的統計分析顯示,根據《蒙特利爾議定書》而減少破壞臭氧層物質排放量,以及減少甲烷排放量,是九十年代以來溫升緩和的主因。

牛津大學的 Myles Allen 教授與研究生 Felix Pretis 則認為暖化緩和未必只是因為禁用 CFC ,不過,當初無禁用的話,今天的全球平均氣溫將會高出約0.1°C。

CFC 與《蒙特利爾議定書》

CFC 於1928年由美國科學家 Thomas Midgley, Jr. 人工合成得出。由於其惰性、不易燃及無毒性, CFC 被廣泛使用於日常生活中的冷凍劑(雪種)與壓縮噴霧,但亦因為這些特性,難以分解並停留在大氣層中。在太陽紫外線照射下分解出氯氣自由基,破壞臭氧層。 此外,CFC 的吸熱力亦是二氧化碳的一萬倍,能停留在大氣層一百年。故此,荷蘭學者相信暖化緩和跟 CFC 有關,不無道理。

《蒙特利爾議定書》規定將 CFC 生產凍結在1986年的規模,工業國家在1988年之前減少50%的製造,在2000年前全面淘汰使用。當時地球兩極、澳洲臭氧層穿洞情況嚴重,令各國擔憂。故此,議定書在無阻力通過,是人類其中一次對環境保護的重要里程碑。

參考:
Ozone chemicals ban linked to global warming ‘pause’ – BBC, 10 November, 2013
Ozone-hole treaty slowed global warming – Nature, 10 November, 2013

延伸閱讀:
Estrada, F., Perron, P. & Martinez-Lopez, B. (2013). Statistically derived contributions of diverse human influences to twentieth-century temperature changes. Nature Geoscience. doi:10.1038/ngeo1999.

-ac

分類:Green

Tagged as: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