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Zentangle:生命是一幅沒有橡皮擦的藝術作品

P1130788

文/許棋棋

在駐校的輔導工作中,我常透過藝術與學生建立關係。最近聽了個關於Zentangle的故事。話說當前僧侶Rick Roberts遇上藝術家Maria Thomas,他們不但結為夫婦,二人的價值觀更演化為一種隨心的繪圖方式,並一起向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推廣這種禪繞藝術(Zentangle)。

製作Zentangle的原理很簡單:準備一張約3.5吋長的正方形紙,在不能塗改的情況下利落下筆。先勾畫外框,進而初步劃分若干區域,然後在每個小區域中重複繪畫一種圖案,期間可再細分更多區域。整個繪畫過程著重當下,不用預先構圖,只要專注於創作的心情便可,線更不一定要直、圓形也不需要非常圓。

Zentangle相信,只要是專注用心地下筆,就一定是件好作品。眼見網上找到的Zentangle如此華麗奪目,我半信半疑地畫了第一張。從一開始我就在想,有可能會想不到用什麼圖案再畫下去嗎?答案是:會!曾經,我已畫了很多曲線和圓點,想加插一些新元素卻毫無頭緒。除了把部份圖案填滿,我放眼四周可參考的事物,例如海報上的心形和正方形窗框都變成我的靈感。又曾經,我還有一大片空白地方不懂如何處置,呆望了一陣子,突然覺得還滿像一條在跳躍的魚啊,就不再猶疑地劃分頭、身及尾的部份,開始配上魚身的波浪紋了。在差不多半小時的過程裡,我只是專注地畫畫、提高對環境的敏銳度和喚起個人的創意,原來真的不用想太多,身心靈會漸漸放鬆下來。我很滿意這張Zentangle,也有不少朋友欣賞,「之前無諗過會變成咁架」,就是我覺得最好玩的地方。

P1130800

我決定也讓學生試著感受一下。果然,他們的即時反應是:「我唔識畫畫架!」但聽了我的親身分享,加上「俾面」才即管一試。一如所料,Zentangle在我的學生身上也施了魔法,他們畫得很開心,大概從未想過自己會畫上癮,而信心也增強了,變得大膽下筆,完成了一張又一張Zentangle,更向其他同學推廣這新玩意。這就是Zentangle的美妙之處。不需要高超的技巧,只要你願意嘗試,人人都可以是藝術家。

我的社工室大多時候都很歡樂,每天放學後都有各級同學在社工室聚集,但小爭執也在所難免。話說A同學總看B同學不順眼,經常引發罵戰,有時更不能同時在社工室「並存」。那個下午,我邀請A和一班同學一起創作Zentangle。在A專心畫畫時,她也不在意B進來了(平時她會很厭惡地避開)並加入這個活動。

大家完成後,我們圍在一起輪流展示作品,雀躍地分享看到些什麼。當中有田園、狐狸、馬戲團帳幕、蛇、耶穌等等,也有同學說他的Zentangle像展現了自己平日會做的事情。

P1130791

然後,到A同學的作品了。

P1130799

「我看到飛標!」「我看是魔鬼魚吧!」「等等!從這個角度看像大鳥的側臉呀,你們看那渾圓的大眼睛!」「我覺得像一個人在翩翩起舞,頭頂在中央,側邊的是飄起的裙擺!」A聽得飄飄然,「哇!愈睇愈多!姑娘我係咪好犀利呢!我都無諗過畫咩架!」B對A說:「你好勁呀!畫得好靚!」然後,她們相視而笑,再一起看B的Zentangle,氣氛非常和諧。在藝術領域中,基於創作時表現的是個人情感,那並沒有對錯之分,人與人之間能暫時放下平日的眼光、比較和批判,反而做到細心聆聽及體會,學習與別人互動,激發新的想法和處事態度。

我沒想過用Zentangle為學生進行藝術治療,因為我不想他們顧忌背後的「解讀」去畫畫,但也能有一份新的體會。我希望他們有個靜下來的空間,好好感受創作的自由和每個人的獨特感,進而學習接受和擁抱生活中種種困難和不完美的地方。原以為在Zentangle中「歪」了的一筆,竟不經意地為圖畫呈現一個新的可能性,甚至是更棒的風貌也說不定。就如Zentangle的理念,「生命是一幅沒有橡皮擦的藝術作品(Life is the art of drawing without an earser)」,那我們平日不如抱著信心和希望,以淡定的態度去應付各項挑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