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佔領中環(4) :《向政府說不》

NO-film-concours-i-love-cinema-potzina-650x433

《向政府說不》不是記錄片。整齣電影用 1988 年款的攝影機拍攝,畫面像當時的家庭錄像,加上真實新聞片佔全片達 30%,真的好像記錄片。也不是傳記電影,主角 Rene 是杜撰的角色,儘管這角色有個原形。這是劇情片。

電影開始、結束均見 Rene 玩滑板,配樂非常沉鬱。開首一段用的,是蘇聯大師蕭斯達高維治 (Shostakovich) 的 Jazz Suite No. 1 第三段 ”Foxtrot”:

 

這樂章不乏輕鬆調子,但不脫蕭氏的詭異美學。結束前是芬蘭作曲家西貝流士 (Sibelius) 的 Valse Triste:

 

氣氛晦暗。電影中廣告人Rene除了「兼職」搞公投電視廣告,還得處理他的正業,例如跟他的上司、廣告公司老闆 Lucho —— 他是軍政府的宣傳顧問 —— 去見客。Rene 需要上班、有事業、有老婆仔女、會肚餓、會懼怕,亦知道加入反對陣營將遭到軍政府報復。為甚麼仍要參與?想是因為受夠了。得知公投結果,Rene 帶著小兒子靜靜離開點票中心,走在慶祝的人群中,木無表情,表現抽離。或許他也驚訝結果竟是如此完滿。


因國際社會施壓,智利軍政府於1988年舉行公投,決定是否讓獨裁者皮諾切特將軍續任,國民可投「贊成」(Yes) 或「不贊成」(No) 。電影講述公投前夕,獨裁者「格外開恩」,讓反對派能在不足一個月內,每天有十五分鐘電視宣傳時間,說服選民投「不贊成」。獨裁者讓反對派在獨裁者控制的電視台宣傳?顯然獨裁者對勝出公投信心十足。除了電視宣傳,獨裁者當然還有其他至勝方法。

現在大家都知道皮諾切特將軍在 1988 年的公投落敗。何以獨裁者搞的假公投竟弄成真?就連反對派領袖也認為沒有勝算,參與宣傳只為提高公民意識。儼如創作總監的Rene竟說:「既然不會贏,乾跪不參加就好了。」參加,就要贏。按贏的思路,Rene 及製作團隊訂定電視宣傳計劃。結果反對派勝出公投,軍人執政集團放棄皮諾切特。大概皮諾切特料不到公投會落敗,讓軍人執政集團乘機排劑他;軍人執政集團大概也料不到,放棄皮諾切特的代價是向人民讓出權力。


有說佔領中環爭普選不會成功,因為中共不容「選舉」不能給它操控,而且中共「受軟不受硬」,絕不會讓步,無謂浪費力氣。《向政府說不》營造 1988 年智利的氣氛,跟今日香港何其相似:反對派四分五裂、互不信任,群眾大有對政改態度犬儒者。老爸嘗說:「共產黨贏,只係遲早問題,唔會夠佢鬥。」問題是,把當權派看成絕不讓步的鐵板,是好理論嗎?2012 年初,當大家都以為烏坎事件會流血告終時,結果村民組織竟獲當權者承認,並讓烏坎村真正選出村代表。時值中央政府換屆在即,看來讓不讓步還得看時機。

把智利公投勝利全歸功於電視宣傳,未免太浪漫。有說動員選民登記、說服選民在他們其實沒有認真對待的選舉中投票的草根階層運動,更為艱巨,功不可沒。今日香港,三百多萬合資格的人,只得一百萬多登記成為選民。而今立法會議長竟可隨意剪布,代表多數選民的小數派連僅有的武器也給拿掉,讓人懷疑以後立法會選舉還有沒有意義。不過,登記成為選民還是上算。自已登記不在話下,還應鼓勵親朋戚友一起登記。

「智利在思考未來」(“Chile is thinking in its future”) 這對白在電影中出現了幾次。假如近來的政治新聞讓你心情鬱結,去看《向政府說不》吧。

延伸閱讀:

  1. 紐約時報:”One Prism on the Undoing of Pinochet”。這篇談及電影沒說的智利公投故事,以及導演 Pablo Larraín 的背景。

  2.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電影男主角 Gael Garcia Bernal 和 Rene 一角之原形 Eugenio Garcia

  3. 《向政府說不》Trailer: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