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午夜旅人的車站避難所/郭智嘉

很多人到外國旅行的人都有提過「瞓車站」的經驗。很多人以為「瞓車站」是省掉酒店房租的好方法,不過德國車站午夜後售票大堂關門後不設保安,人們自 由出入 月台,品流複雜,加上沒有暖氣,冬天隨時會凍病,連本地人都會告訴你最好找間廉價Hostel有張床有暖氣比較好(好心的還會問你要不要到他家瞓梳化)。

我也有一兩次在車站過夜的經驗。一次是某年十月從法蘭克福看完書展坐慢車(那時不知道原來ICE有折扣票)回雷根斯堡(Regensburg),到 達車站已是早上兩點,回家的巴士早已收車了,而小城車站附近當時還沒有什麼便宜旅舍。另一次是前年夏天從哥廷根到法蘭克福,打算在早上七時從法蘭克福的 Hahn廉航機場飛到保加利亞首都蘇菲亞,原本打算在機場過夜的,只是到達法蘭克福時,到機場的尾班車已經開出,而頭班車是早上四時。法蘭克福中央車站附 近的治安惡名昭彰(車站外五百米不到就是紅燈區),車站月台絕對不是睡覺的地方。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兩次我都走到Bahnhofsmission (姑且稱為「車站服務處」) 過夜。很多中央車站(Hauptbahnhof)都有這個服務處,通常在最近售票處的月台,門外有一個燈箱,以黃白間圓型紅色十字架為標誌──黃絲帶代表 天主教,十字架代表基督新教。第一所Bahnhofsmission於1894年在柏林設立,原意是為離鄉別井到城市打工的婦女和女童提供協助。後來在 1910年,德國的天主教會和福音派基督教會舉行「德國國內教會車站服務處會議」(Konferenz für Kirchliche Bahnhofsmission in Deutschland),制訂了Bahnhofsmission的模式,而這也是德國第一個跨宗派的社會服務模式。

晚上十時。我用手機上網找到Bahnhofsmission的地點,拖著行李到車站南出口按門鈴。「你好。」穿著藍背心的職員說。我說:「你好。我 要坐四時到Hahn的機場巴士,我可以在這裡等一下嗎?」「沒問題。」於是我便走進服務處,找了個位子坐下。「你要喝熱茶或咖啡嗎?」「茶就好,謝謝。」 我接過了茶,順道望一下四周的環境。除了辦公室外,貼近月台的一邊有一間閱讀室,裡面已經有幾個人「打地鋪」。旁邊還有洗手間,正好可以在離開前梳洗一 下。然後我從口袋掏出一點零錢,放進接待處上的捐獻罐中。

德國全國共有超過100間Bahnhofsmission。德國鐵路公司提供服務處辦公地點和支付其水電等開支(德國鐵路公司的行政總裁每年都會抽 一天到柏林的服務處當義工),而其他營運收入來源來自「教徒稅」(Kirchensteuer) 、各邦各市的資助以及個人捐款。基本上服務處只於晚上車站大堂關閉後開放,為旅人提供安全的歇腳地方。除了全職職員外,服務處的工作人員還包括選擇以社會 服務代替服兵役的青年,以及其他義工。

Bahnhofsmission03

隨著時代轉變,一些主要車站的Bahnhofsmission也提供多元化的服務。例如多個大車站都為年老和身障人士提供上落車和轉車協助服務,漢 堡市、哈森邦(Hessen)和Schlesweig-Holstein邦為獨自乘坐短途車的兒童和老人提供護送服務,而紐倫堡(Nürnberg)、埃 森(Essen)、科隆(Köln)、杜塞多夫(Düsseldorf)和法蘭克福率先提供兒童遊戲室和育嬰室,而服務處2003年起也與德國鐵路合作, 為6-14歲的兒童舉辦周末鐵路遊。

晚上一時。有人在月台大門那邊拍門。職員走過去應門,進來的是個滿身酒氣、三十多歲的男子。「你沒事吧?」職員問他。「啊,那群人無故抓著我來打。 你可以給我一兩塊膠布嗎?」男子說。「好的。要不要喝點熱茶?」「不用了,你給我膠布就好。」男子跟著又嘰哩咕嚕的抱怨打他的人。職員把膠布和酒精棉花遞 給他。「你可以坐車回家嗎?要不要報警?」「讓我在這裡待一下,感覺好一點我就會走。」「沒關係。要茶和咖啡的話可以跟我說。」「謝謝。」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除了為旅人提供服務外,一些在大城市的車站也為所在社區提供延伸服務。柏林動物園車站(Berliner Zoologischer Garten,即西柏林時代的中央車站)的服務處在1970年代開創了「另類」的服務:1978年《明星》(Stern)雜誌的西柏林青少年吸毒問題報道 中,提到Bahnhofsmission作為「邊緣青少年」避難所的角色──為他們提供過夜的地方,同時提供相關協助。

隨著歐盟一體化,近年柏林動物園車站Bahnhofsmission服務不少來自東歐、希臘、葡萄牙或西班牙的外國求職者,向他們提供熱飲和三文 治,並無家可歸者提供衣服和睡袋等必需品。單是這一家服務處每年就派發4000個睡袋。而漢堡多個大車站(包括中央車站、Altona和Harburg) 的Bahnhofsmission雖然不提供食物,但會轉介有需要的個案到市政府的援助系統。

深夜三時半。那個受傷的男子離開了服務處,而一班夜車卻帶來另一群旅客,使深夜的場面好不熱鬧。坐在我左邊的女士從法國回來,等待市鐵頭班車回家; 坐在我右邊的保加利亞青年在德國唸書,剛好跟我坐同一班飛機回蘇菲亞探望病重的父親,於是這一程就多了個旅伴;也有幾個非洲人說著我不明白的語言。大家手 裡拿著一杯熱茶或咖啡,交換彼此的故事。職員也把火腿三文治放在櫃台上:「各位,上路前吃點東西吧!」

如果大家有機會到德國旅行,在夜間轉車需要找歇腳處,可以考慮到Bahnhofsmission,喝一杯茶和捐款支持他們的工作。即使你覺得他們的 茶不好喝,或者不大喜歡跟一大堆坐完長程車還沒有洗澡的人坐在一起,也可以透過使用德國鐵路的慈善儲物櫃(櫃門貼有「EinFach spenden」字樣),儲物櫃租金將全數用於支持Bahnhofsmission的營運開支。

作者Facebook

作者博客 – 德意志劉伶記事

分類:社會

Tagged as: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