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論進化論、智慧設計與自由經濟 — 黃思略

 

 
如果說共產經濟讓人類生靈塗炭,那麼自由經濟也讓人類以外物種生靈塗炭。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向來是自由經濟倡議者的核心價值之一。但要知道達爾文的進化論解釋物種存在現象卻漸顯得軟弱無力,基因突變難於解釋物種的存在,今天得知,九成九以上的突變並不導致進化。人由猿進化而成的證據亦異常單薄。同時,進化論假設了物種由單細胞進化而來,而目前部份科學家亦假設地球的一切由大爆炸而來,如此推論,靈魂和人類一切本質如愛與恨皆是在偶然的機會下由溶岩變成。人類體內以萬億計的細胞如何在地球已知的年齡內通過一連串成功的基因突變而進化至今?大自然又如何配合以達至和諧與平衡?進化論實難於服眾,科學上亦顯得不甚合理。由是觀之,以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為基調發展自由經濟並沒有足夠根據。

物競天護,多優共存更能解釋森林裡獅子、兔子、蝴蝶的多物種共存現象。生態棲位(Ecological niche)便是解釋這現象的一種論說,生態棲位是指每種生物都有自己獨特的覓食地、有不同的食物種類和有其生存規律等,故此,大自然每種生物都有其生存空間。生態棲位說雖不能解釋物種起源,但可清楚解釋「蛇有蛇路,鼠有鼠路」的傳統智慧和大自然運作模式。

自由經濟理論認為市場的無形之手在調節供需,讓一切達至平衡,根據生態棲位說,這只對了部份,第一、政府的有形之手亦需要調節社會平衡發展,因為社會發展不健康,自由經濟體系亦不會健康。第二、市場的無形之手讓地球的原始熱帶雨林僅剩下一成左右、可見市場的這雙無形之手除了調控人類的供需,實在沒有更多能力。地球不獨市場,不只供需。雖然以市場供求定律和貨幣理論調控經濟和刺激創新,讓人類社會基本穩定不失為天才發現,但基於其顯明的侷限性和毀滅性,自由經濟該如何運作實需全面重新探究。

佛利民讚香港成功看法片面

一九八零年,是研究自由經濟重要的一年。這一年,佛利民著作《選擇的自由》問世。佛老在書中指明「如果想了解自由市場的真正運作,就應到香港去。」這一年,香港政府街市、政府商場、政府工廠大廈、政府工業區林立。同時,在這一年,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正在致力研究互聯網技術,今天,網絡已成為生活的一部份,並改寫全球政經社基本格局。佛利民的論述出色,卻未清楚指出自由經濟需在甚麼前題下操作。以下將以香港為例加以剖析,並指出目前的自由經濟體系該在甚麼理念下運行。

第一、政府需要有技巧地協助市場上的弱者。香港開埠至七、八十年代,英資大洋行為市場強者,故此,政府從不需要興建政府貿易大樓協助貿易商,除此之外,當其時的不同領域基本都有援手,一如小動物在森林裡有更多掩護以避過巨獸攻擊。這正是香港自由市場成功之處,佛利民並未言明。

第二、極尖端科技牽涉不同科研領域廣泛合作,所需能量時而超過任何一個甚至多個私人參與者的總和,故此,政府參與高科技研發,只要不直接進行終端成品買賣,實屬於社會發展範疇多於經濟範疇。過去,香港不需要高端研究乃因為三十年前的世界經濟普遍屬於低階科技領域,不參與高科技研發仍不算落伍,但此模式今天已屬過時,這三十年間人類科技在多個領域突飛猛進,在全球競爭下任何地區都要有自己的科技強項。隨著全球生產成本趨同,世界工廠的概念將漸式微,工業在地化乃必然的歷史規律,高科技發展不獨是香港,在世界先進體系中乃屬必然。過去二十年,亞洲四小龍中的南韓、台灣和新加坡都維持了工業基礎,甚至成為科技強國,唯獨香港工業北移,直接導致了產業發展失衡。這些亦是佛利民預計不了的。

第三、人類社會擁有經濟性與非經濟性,非經濟性的部份有利保存自然生態、提升社會文化水平以及促進高等社會經濟發展,故此,自由市場必然在保護地球生態環境和非物質文明上建構,否則必須制止。香港擁有優美的大自然環境,一九八零年時仍保有大量非物質文明,法律寬鬆而公正,政治環境穩定,文化自由,市民縱貧窮亦富足,生活智慧乃至人生智慧可誕生在街頭巷尾,自由經濟在此環境下成長,致有欣欣向榮之象。這種非經濟領域對經濟和人類社會發展的影響亦鮮聞佛利民論述。

告別失效政府 以新智慧管治

選擇需要自由,但如前所述,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不是大自然的公理。在宇宙學領域,不管是全息宇宙論、大爆炸論以至佛學理論,都只在解釋宇宙如何運作而不是解釋為何如此運作。智慧必在其中,執意否認只會遠離事實。不要忘記我們和地球上的所有物種都是宇宙的一部份,人類和部份物種既已肯定了有智慧,為何又否認智慧於宇宙存在? 至少,宇宙的部份確然擁有智慧。我們設計經濟體系時,不追隨宇宙的軌跡又如何能不自取滅亡? 因此,香港的發展還是要回到智慧設計自由經濟(Wise Design Freedom Economy)模式,一如香港於一九八零年時的基本狀態。

智慧設計自由經濟不同於計劃經濟。智慧設計的意思不是政府直接介入市場,因為政府沒法做到市場全知,故此由市場自行調控仍是最佳選項。但自由經濟必需配合智慧設計才可達至社會和諧。在現今全球化的世界,智慧設計講究高度知性,管治方必須對世界各領域的發展瞭如指掌,才能對社會發展作出最適切的判斷。香港目前缺乏的是最基本的全方位研究,結果十五年來,一切發展只能是即興式或追隨過去的智慧。一九八零年的智慧只屬於一九八零年,今天必須要有新的智慧去應對時代。今後,香港並不需摒棄積極不干預,而是需從新積極起來;並不否定小政府,而是告別失效政府,重返真正的小政府狀態。香港在這樣的基礎下持續發展,才不致讓自由經濟之名蒙羞。

總結而言,自由經濟的有效運作乃是讓自由與智慧並行而不悖,目前正在進行的低碳經濟轉型只是其中一步,智慧設計自由經濟的最終目標乃達至人類社會內部與人類和大自然之間多優共存。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