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論多元、持份者與國民教育 — 黃思略

多元的意思不是凡存在都是對的,更不是凡存在的都要教育下一代。

 教育是有選取性的,我們的社會不會設定中小學教育為穴居人教育,學習狩獵、茹毛飲血、鑽木取火,亦不會讓學校自由選擇進行這種教育,因為這不是我們社會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我們的中小學教育系統是要教育學生成為一個有責任感、有愛心、有世界公民視野、熱愛生命和大自然、有健全人格和有各種基礎知識的良好公民,而不是學習成為附庸權錢系統、為黨是尚的奴民。

 在學校,多元的意思是讓學生學習多元智能如建立嚴謹的邏輯性思維以及學習社會最高價值觀去面對多元複雜世界。在中小學的教育裡,自由的尺度比總體社會窄,這是教育學的邏輯,為了讓中小學的學子成為當代社會的一員,所有學校都有把關的責任,讓學校內所有教育都是基礎知識為本的、世界性的、公義的,任何違反這些價值觀的教育都會被摒棄。例如香港社會不會因有人認為風水命理是存在的、馬來降術是存在的,便容讓學校因多元為由而自由讓學生學習落降頭和風水。在我們的社會,落降頭、看風水乃至養鬼仔等絕對不是最高價值觀,甚至是錯的價值觀,雖然如此,這些觀念仍可存於電視節目、電影乃至街頭和生活之中。在社會能存在的不代表在學校能存在,乃多元開放社會的特性。

 教育下一代是全社會的責任,不只是學校和家長的責任。因為每一個人是從學校走向社會,每個人走入社會後都是不同學校的校友,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成為家長,每一個人都會被下一代影響,所以人人都是持份者。基於人與人之間緊密連繫的特性,社會不會眼巴巴的看著下一代接受奴民教育。故此,今次引發的迴響是全社會性的、全球性的,全球不少先進社會都關注香港國民教育的進展。同理,如果德國突然進行納粹教育,要求所有德國下一代學習納粹主義,一樣會引發全球的反響。香港的公民廣場或大學都會聚集成千上萬的群眾。那是世界歷史發展至今人類學得的教訓。

教育方法是困擾中國數百年的問題。在帝制時期,中國實行科舉制,但基於儒學教育欠缺形式邏輯與科學教育,導致中國在科學上落後於人,那直接演變成長期的社會、政治及經濟問題,不知多少中國人因教育不善而間接失去生命。教育影響社會發展和歷史進程,香港絕對不會容讓任何人,不管是政府還是學校舉起自由的大旗任意妄為。那是極為深刻的中國歷史教訓。

如今,中國的思想體系處於混亂期,社會充斥權錢意識,馬列毛鄧等價值亦問題處處,不是學習的好材料。因此,所謂國民教育絕不能在任何學校、任何學科存在。

那是維持多元社會和下一代自由意志的重要一役,全社會都不會鬆懈。社會不單要政府完全撒回國民教育,更要明令禁止相關不當教材在不同科目出現。同時,社會需要推動學校開設邏輯學科,讓每個學生建立紮實的邏輯學基礎以應付日益複雜的社會環境。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