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香港建築、複雜系統與功能組別 — 黃思略

最近,當局在談論興建更多公型房屋的時候關注的僅僅是數量問題,這是一種原始的發展主義,與大躍進時期追求量的作風性質上一致。這種思維雖已過時,但實行的人卻欲被視作有為。如此以往,香港不單無法解決深層的結構性問題,還會在時代的洪流中變成落後社會。

目前世界在談論的是複雜系統 (Complex Systems),所謂複雜系統是指跨領域系統。比方說,物理學在社會學上的應用、大自然生態對政制發展的啟示等,沒有界限。在房屋發展層面,可理解成除了關注興建數量和價格,還須重視建築符號學上的內在含意、與周遭環境是否和諧、建築物代表甚麼社會價值觀、有否連繫科學如生物學跟建築的關係乃至能否建構更佳城市形象等等。此外,居民的各種需要、人與社會的關係、人與大自然的關係、人與宇宙的關係亦在考量之列。即是說,複雜系統的建構是追求一種整體的、不分割的、以宇宙實相為本的學問及社會形式,以解決過往因思想片面、知識割裂分離做成的問題。複雜系統關注問題的非直接效應(indirect effect),例如建築影響心理,心理影響世界觀,世界觀影響文化,文化影響產業發展,最後影響經濟等。談論建設公型房屋時只論數量是不全面的、落伍的,我們需以複雜系統的整全目光看待問題。以功利主義來說,建設複雜系統既能讓社會多元有機結合,亦能讓不同領域興旺,是未來世界經濟的增長點所在。

當代香港建築中,現代主義是主流,所謂現代主義是一種實用主義和功能主義,香港早期的私人樓宇乃至公屋設計等便是引入了這種思潮。這種實用主義建築組構了這個城市的基本境觀,改寫了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期由維多利亞式和愛德華式建築建構的城市境像,這亦同時支撐著香港實用主義、專業主義、保守主義的主流社會意識形態。由現代主義出發,私人住宅的建築風格漸被新古典主義、裝飾風藝術(Art Deco)等取代,成為了豪宅的基本面貌,也不幸地讓我們到達了極端高樓價的彼岸。關於現代主義,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包浩斯(Bauhaus)現代主義,此建築風格揉合藝術與工業,在實用中見美感,大會堂便屬此類。經翻新的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亦能尋到包浩斯現代主義風貌,可見舊日的建築有其紮實的底子,若外貌殘舊,只因經歲月摧殘,美麗被掩蓋。

 過往的發展自有其歷史意義,目前的問題是到底現代主義以至新古典主義等是否繼續適合越趨複雜和整合的未來社會?一棟建築物至少也可保存五十年至七十年,我們到了二零六零年、二零八零年時是否仍在各區廣泛的看見目前的建築設計?當有人要拼湊「十招」增加公型房屋供應的時候,尤對香港的未來憂慮。

在建築中體現宇宙觀和社會價值觀在中國古建築中已經出現,四合院、木構建築便是反映中國傳統家庭價值和古代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在講究複雜系統的世界裡,建築不僅是建築師的專業,建築是眾人的,科學家、哲學家、藝術家、政治家、心理學家需要共議未來香港建築的發展模式。目前而言,人類對世界和宇宙的認知已去到另一個層面,未來的建築風尚亦必然地要與最新的人類宇宙觀、自然觀相對應。

除了建築,香港的政制亦過於講究功能性,以至社會缺乏對世界有整全了解的人帶領前進。目前的世界是複雜的,香港立法會功能組別的組成卻過於簡單,其分割性、不整體性影響著議會文化以至社會文化。我們需要設計一個與世界相適應的政體,去面對未來複雜多變,危機處處又急速發展的世界。

這裡建議功能組別的改革方法為以全港不分區比例代表制取而代之。這種方式的好處是參選人不需長期參與地區工作,能花更多時間了解複雜的世界。與此同時,社會發展亦不會被議會的組成拖慢,例如若大家認識到要有五個熟識科技又了解複雜系統的議員才能讓社會更好的發展高科技,便送五個進去,不像目前般,因功能組別的侷限,只能選一個,而且只能是資訊科技。市民能按社會狀況調節議會的組成,才合乎現代社會的形態。

思考新建築設計、改革議會,同時為整體社會引進複雜系統思維,將是香港的長期工作。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