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 — 黃思略

我對有人仍熱衷於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感到相當驚訝,尤其它是由執政集團進行的。因那等同確認一百年來中國人的宇宙觀與思維從未進步過,中國仍把自己困在英國工業革命的時空中。這種尤如罷黜百哲,獨尊馬克思的作法實缺乏時代意義。正如馬克思自己所言,事物是一直在運動的,即使今天的中國要引入西哲,康德、尼采乃至阿里士多德等,亦要在名單之上,百哲來華,才合乎今天所需。香港繼多年前誕生新儒學後,一直未有在哲學上有重大突破,基於目前之科學發展已直接影響哲學邏輯,我們現在實該再一次浩浩蕩蕩的整合中西哲學,而今次發展將與當代科學緊密連繫,尤其在意識和時空領域上。

以下主要探討馬克思主義及其問題,而中心點是唯物辯證論和唯物史觀。

馬克思的唯物辯證觀源於批判黑格爾的唯心辯證,其核心觀念是物質先於意識。此理論認為只有物質才存在實體,世界所有現像都是物質相互作用的結果。首先,說物質先於意識本身是不準確的,今天為止,雖然沒人百分百的知道意識的運作,但目前為止科學界對於意識的研究仍是不斷有進展的。據目前的研究所得,人的神經結構、神經化學及神經生理基礎物質是產生意識的基礎,故此意識是有其物質性的。

獨尊唯物論的後果是物化人類,人類為萬物之靈,只重物不重靈犯上了根本的錯誤。共產主義的發展不顧及人性,過於強調階級,實為不完全的一種學說,其若作為工人運動綱領,仍有可取之處,但作為治國哲學,必釀大禍,因這種意識形態會引致公民泯滅人性、不重道德。以往我們只以為共產主義忽視人類的自私本性,公社制度會導致生產力下降的問題,實際上,其破壞力不只於此。此外,馬克思主義者反對無產階級受壓迫,但受壓迫也是一種內心的感受,於唯物論者來說,應也是神秘主義的一種,是不可信的,不應該重視的。但恰恰相反,馬克思主義者主張的是以暴力革命推翻資產階級,其源頭也是無產階級苦、痛、悲等內心意識,馬克思其實早已間接承認了意識的重要性。

無獨有偶,中國的儒家因講究心性,其也如黑格爾理論一樣,是一種唯心思想,與唯物觀不相容。故此,即使當局不排拒儒家中仁、義、禮、智、信等法則,但基於唯物論乃主導意識,其傳播時亦無可避免會產生不可解的矛盾,若加上無神論,中國人仍然很容易會跌入心靈空洞狀態。

此外,量子糾纏理論亦說明當量子纏結時,不管兩個分子相隔多遠,若干擾其中一個,另一個也即時會受影響。這種量子傳送現像近年亦在植物的光合作用中發現,證明這種類似瞬間轉移的能量傳送方式在大自然中存在。以上的例子說明,人類對意識、物質和空間的認知已去到另一個高度,以今天人類對科學的認知仍追隨百年前的哲學,實為不智。

關於唯物辯證,此論認為事物是普遍聯繫和永恆發展的,事物出現矛盾是必然的。以下將集中討論其核心「正反合」和「對立統一」兩個概念及這種思想可能衍生的問題。「正反合」的意思是一個命題首先出現是正面的因素,然後出面反面的因素,最後出現與第一個正面因素相符又比其更好的結果。這種邏輯極容易衍生出破舊立新的觀念,客觀結果就是合理化破壞,導致大量文物和舊建築永遠消失。

所謂「對立統一」即是事物的出現永遠有正有反,既矛盾又統一。這種矛盾論的想法可以出現很壞的結果,因為此論不假定不同事物是「共生」,而是「矛盾」,此說發展出敵我矛盾、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理論,基於甚麼是矛盾沒有準確定義,端靠個人的智慧與道德去判斷,故此,這理論亦極易會讓消滅矛盾亦即是單一化意識和本來應共生的事變成敵我矛盾的狀況出現。如香港,基於與大陸狀況呈現不同,有人認為應該「消滅香港主體」這矛盾在此矛盾論底下亦不是怪事,即使這大錯特錯。

至於唯物史觀,此論認為社會發展以生產力為重心,每人按自己的能力發展與自己相適應的生產力,而社會的總生產力加起來便構成了整個社會,這是一種經濟決定論。有了此下層建築,便可基於此建構政治、文化、法律、藝術等上層建築。這種觀念執行起來極有可能發生嚴重問題,包括在下層建築建構的時間毫不重視上層建築,最終導致社會道德淪喪和凡事只向錢看;在下層建築完成後亦不會著力建構上層建築,反而只視上層建築為保護其財產的工具,在發展經濟的時間,亦極有可能不重視保護文化和環境,導致很多不可逆轉的情況。

任何的學說出現都是對應時代的,馬克思理論回應的是英國工業革命時代。那個時代工人被剝削問題相當突出,馬克思辯證唯物論和唯物史觀是為工人階級打倒資產階級提供理論根據,亦用以抵禦祟尚英雄史觀,視奴隸出現為正常現像而莫視廣大群眾的唯心論。宗教在這種狀況下被馬克思視作精神鴉片,防礙階級覺醒亦非不能理解。但那個時代早已過去,馬克思創設其理論時想必亦料想不到其理論的負面影響。

目前而言,宗教與科學的關係甚為奇特,簡單而言,可分為兩支,有一支認為越趨密切,有一支認為越走越遠。因無神論而壓抑宗教發展可以對整個地區沒有影響,亦可以如同在大航海時代禁止航海一樣,終究會讓該地區落後於人。到底最終走向何方,未有定論,但目前顯然朝向後者,因為不論不同宗教思想正確與否,都確實可讓人多思考形而上問題,對大眾更了解當代前沿科學及科技問題如時空、遠程溝通、人工智能乃至生命科技等都有裨益。

基於馬克思主義的種種問題,實不應高舉其理論並讓其主宰中華。但作為一種思想體系,縱非完美,亦不認為其沒有價值,故此亦沒必要棄絕,甚至應該繼續讓其流傳及發展,讓其在適當時候發揮作用。總括來說,中國現在需要做的是回歸先秦時期,讓各種思想觀點並存發展,放下馬克思主義的沉重包袱,不再高舉任何一人。

讓不同哲理主宰時代,多元共生,公眾按自己的性格和喜好選取合適的學習、又或自行創造、又或選擇只追隨自身簡樸的情感,如此這般,才是我們東方這十三億人口大國的未來。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