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古中華與新中華 — 黃思略

華有高度文明的意思,亦有美的意思,華的定義是立根於高標準的,有深刻的內在精神。

據記載,堯、舜為共主時期,下令設諫鼓謗木,如果民眾希望進諫,可以直接擊鼓求見。此外,又在交通要道豎立木牌,讓民眾在木上寫上對自己的不滿的同時亦作為道路標誌。後來,到了漢代,因這種標誌遠看像花,故稱為華表。雖然古中國並未如希臘雅典般誕生城邦民主,但這種諫鼓謗木的設計,正隱隱顯示出那個時代初級民主、開放和自由的社會性質。這種性質後來一直延續,如春秋戰國時代,諸子百家爭鳴的風尚以至中國帝制時期的諫議制度及掌管司法的大理寺內的擊鼓鳴冤作法,都浸透著諫鼓謗木精神。今天,天安門內外仍各有一對華表,古中華文明仍在,五百年前的建築一直流傳至今,堯、舜的精神仍在天安門內外光耀。四華表的布局恰恰包圍天安門城樓上的一幀照片,傳疑時代的二帝彷彿在察視他的後人。

堯與舜,儒家思想中的中華聖王,仍活在我們周遭。

近年,時而有人亂喊反華,而其邏輯卻是批評中國的人便納入此類。要知道,華的內在涵意包括虛心聽取批評,甚至可以說只有時時接受批評,鞭策自己做得更好,才可彰顯華。故此,不能接受批評而喊反華者正正就是反華者本身。彰顯華如參與奧運會,需要不斷學習,不斷進步。我們不能隨意教育我們的下一代亂喊一些諸如「愛我中華」的標語,進行所謂的情意教育,因這樣會使部份學子容易患上民族主義幼稚病;部份或會誤讀和扭曲中華;又或因被強迫有感受而對中華產生更大反感。學子需要做的是冷靜的學習各門知識、提升自己的智慧、鍛鍊自己的胸襟與增進自己的見識。古中華有很多面向讓學子自行發掘,自己決定喜歡與否,這樣才能保持華內在多元性、理智性,亦能為整個文明體系去蕪存菁。

過去的優良傳統不是止步的理由。古中華的思想體系並不完滿,例如,中國傳統的科技發展欠缺形式邏輯基礎與實驗傳統。儒學的倡盛讓極少中國精英投身科學發展。十七世紀,中國宋應星著天工開物,被西方學者譽為技術的百科全書,當局卻認為內有反滿意識而不收入四庫全書。這顯示出除儒學外,帝制的一元性亦影響著中國科學的發展。

在同一時期,英國哲學家培根要求發展科學,並認為科學理論和科學技術應相輔相乘。他的科學方法以實驗和歸納為主。培根指出,人們被四種假相所蒙蔽。那分別為 “種族假相”、“洞穴假相”、“市場假相”和“劇場假相”。種族假相的意思是人容易把自己的本性與事物的本性混淆,因而歪曲事實。如有外國人批評華人便認為對方反華便是種族假相的一種;洞穴假相是指每個人都住在自己的洞穴裡,因思想角度、所受教育和成見等因素而看不清事情真像,例如一些大陸人仕總認為香港人越來越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是「人心尚未回歸」。實際上,香港正是代表正統中國本身,不承認是因為現中國政權的錯誤政策讓人反感;市場假相的意思是一種從眾思考,人云亦云的意思。如一些媒體被操控就是想製造市場假像,企圖讓人以為周遭的人也是這樣想;劇場假相的意思是盲目相信權威,如部份人會輕易相信一些權威,以為深港融合是振奮經濟的唯一出路,不知維持城市特色的重要性。

至此,我們可以清楚的發現東西方於過去三、四百年間的差異。先不論政治問題,宋應星只談技術,培根卻同時重視理論和技術,留下了名句「知識就是力量」,他的四假相論到今天仍能輕易的協助分析現今中國與香港的形勢。過去,中西發展為何會拉開距離,顯而易見。

華,若要重新定義,將是代表生生不息,永無休止的一種高度文明。過去的我們銘記於心,足下卻永不止步。謗木尤在,諫聲仍響,天地並未止息,中國老神在在。面對眼下被扭曲的華,過去未完滿的華,我們得繼續重建和創造。我們無須如新文化運動的推動者般倡導拋棄過去,反之,我們要緊記過去,那是我們的源頭。諸子百家、古政治制度、中國自遠古流傳下來的文字語言,都是我們的財寶,凡屬華人者,生而有之。未來,完整的新理論誕生之日,便是新中華產生之時。古中華與新中華,如聖經舊約與新約,缺一不可。那時候,我們不需要片面、作假的國民教育,亦會自視為中國人。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