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獨媒遇襲與未來科技發展 — 黃思略

人類正要全速邁向一個未來社會,而蠻荒正正是催化劑。 獨立媒體遇襲,用的方法與我們石器時代的祖先無異。行兇者的目的不外乎阻嚇、嫁禍和轉移視線,這些遠古時代的人類行為,到了今天仍是用最原始的方法展現。

無欲則剛,最弱之處才顯現最強。獨立媒體是香港新興網絡媒體中的重要一員,其最強武器正是進步、無私與執掌正義,我們下一代最需要學習的素質,在獨立媒體裡悉數展現。學校以此為教材,不但無人反對,而且還會深受人民尊敬。

施襲者想必認為他們自己的行為會導致悲歌四播和恐慌滿溢。剛剛相反,激情與希望正充滿空氣,恐慌和悲哀的只有兇嫌本身,他們將終其一生承受害怕東窗事發的苦楚。這次襲擊,正如以往猛獸讓人類學會用火和工具一樣,將讓新興行業加速誕生。我們需要做的是窮盡我們的想像力,在當中獲取更多。其中一個面向,便是機械人業,此行業在世界範圍內蘊釀已久,至今仍只在工業、軍事和太空領域用途較廣,在家用或商用領域,目前並未廣泛流行。可以預見,保安機械人將是率先流行的產品之一。在此襲擊事件中,四名大漢蒙頭行動,傳統機械人的攝錄裝置明顯並不足夠,未來將需要有穿透式的攝錄器材。此外,機械人的防衛方式亦有待討論,立法機關亦需參與,比如說,機械人運用胡椒噴霧驅賊是否可行? 其外觀設計要如何才有足夠阻嚇性? 這些都需要各大研究機構和機械人公司進行研發和討論,期待香港與國際間的大學、政府和議會能以此為事例,開發出更好產品和創造一個更安全的未來世界。獨媒遇襲事件將繼續發酵。

事實上,機械人和自動系統業正在改寫經濟運作模式和社會制度,工廠運用機械人的比率不斷上升。美國國防部高等研究計劃局(DARPA)甚至正在斥資研發無人紡織機,以後,車衣女工可能成為歷史名詞。新時代正在降臨,勞資爭拗的時代逐漸過去,古典資本主義中的社會結構將會發生根本性的改變。在目前世界千絲萬縷的發展中,我們得以最高速度前進,在地球生態系統崩塌之前,開創出一條新的道路,目標是讓我們一切的活動與大自然的運作相調適,並存而生。

在遇襲事件中,除機械人業外,資訊業亦是亮點之一,有人懷疑獨媒寫字樓裡有否被安裝攝錄機,這讓人想起名聞遐邇的網絡戰爭武器火焰病毒(Flame)。根據網絡保安巨頭卡巴斯基的資料,火焰病毒專門盜取有價值的資訊,包括電腦截屏內容、針對性系統資料、儲存的檔案、連絡人清單,甚至聲音對話內容等。在電腦可以進行竊聽的年頭,若電子器材中有錄影鏡頭,盜取資訊者可以盜錄亦非奇事。

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正火速發展,將來,我們眼前的一切都會接駁到物聯網,這互聯網的無限擴充版本,保安和隱私問題仍是焦點,我們不可能赤裸透明地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永活在別人的眼球底下,更不可能讓我們的一舉一動,買了多少個蘋果,喝了多少杯水都讓人知道。網絡戰爭,不僅是國與國之間的事,那是每個人的事,沒有人知道這刻自己是否正在被看著,更沒有人知道你的資料要作甚麼用途。不要以為事不關己,在資訊年代,誰也可能在其中。

將來,網絡保安業要與其他不同行業以至人權組織共同發展,讓科技協助我們進步而不是讓我們活於別人眼球之中。 這亦是另一個從獨媒事件中推衍出來的方向。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