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發展新型機構助新產業 — 黃思略

管治機構雖是商業機構的一種,但有別於商業機構,其分別在於商業機構以尋找商機和創造盈利而生存,管治機構為了管治而存在,目的在於改善人民生活,盈利不是唯一考慮。

香港發展新產業,多年進展緩慢,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因為香港欠缺管治機構,社會傾向把責任交到政府,但若社會欠缺領軍人物參與新產業建設,不論政府如何介入,都是徒勞,反之,若社會有更多人願承擔管治機構的角色,政府只當前期研究者、最後協調者、立法者、土地分配者和提供各式便利政策者,便更易達到目標。 創設管治機構背後的理念便是倡議社會發展由民間先行,政府殿後,而不是由政府領導民間前進。這是一種有別於小政府,大市場的理念,稱作小政府,大管治。

與現行的社會企業概念不同,管治機構承擔的角色更大,因為管治機構需要承擔更多行業發展不同時期的責任,為行業發展設定藍圖並且身體力行的執行,這是一種主動式民間管治(Progressive civic governance),例如香港新產業的問題在於欠缺本土市場,企業創辦人卻對世界市場欠缺認識,民間管治機構或個體便要設法解決這些問題,例如為市場提供更多不同國家的資訊,設立更多中介諮詢研究業務。同時,管治機構的概念亦與智庫不同,智庫為了向政府出謀獻策而存在,管治機構卻是進行更實質的管治。

任何一個領域,要發展起來,都需要遵行一些事物內在規律,比如說,要研究一種新科技,需要很多的試驗,當中有很多支出,都化不成實際收益。一項研究要進行多久,能否成功,當中實有一點幸運成份,亦需要不同人以不同形式參與,協助排除可能性和點出新方向。 培養探索精神,讓每一個人都在不同領域有更大的貢獻,比政府領導,更為重要。 政府參與,乃一元的力量,民間的參與,乃多元的力量,後者比前者重要得多。要成就這些新發展,需要有堅強的信念,例如,手工藝者對創意產業的發展至為重要,不同技藝,如鐘錶珠寶鋼筆到陶瓷服裝的製作,需要匠心獨運的藝者完成最精巧的創作,有了物件的原型,才可談論產業化、機械化的問題。如果蓋一間好工廠需要三年,工匠要完成一件完美的產品,便動輒需要十年甚至數十年的磨練,甚至加上代代相傳獨門技藝,才能成就。產業化容易,成就一件舉世頌揚的產品卻相當困難。

我們不應假定任何事物的發展都能朝著市場化的方向發展,但事物的非市場性時期所達致的深度卻決定了事物在市場化後的最終的高度,故此,社會需高度重視事物的非市場性階段。以上的理念,將可衍生出每個人忠於自己興趣能力的社會紛圍,管治機構需協助創設以上的社會環境,並在事物發展的過程中審視商品化的可能性及盡量與社會上其他群體組織合作,保護不能被商品化的事情能保持生命力。可以預見,管治機構將需以營利的事業支援暫不營利的事業,又或者與社會其他機構或個人作更深入協作。 香港過去發展新產業的問題在於過於重視市場化和產業化而忽視事物在非市場性時期才是最重要的時間,管治機構將需扭轉這個局面,以更平衡的方式處理不同事情發展中的種種問題。

此外,創新和發明是解決社會問題的重要方式,而過去的資本主義發展經驗證明商業機構的重利本質是驅動創新發明的最佳方式,所以管治機構的形態為商業機構最為合理。

管治機構同時擁有商業機構、非政府機構、研究機構和政府四重特性,是一種重要的新興社會機構形態,需要著力發展探尋,以結出更豐碩的成果。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